临汾三中致光明中学贺信

2017年高考成绩已经揭晓,临汾三中再次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这些成绩的取得,与我们两校的紧密合作、与贵校的长期支持密不可分!
2014年光明中学有175名学生被临汾三中正式录取,他们勤奋好学、积极进取,在2017高考中以100%的比率全部达二本类分数线。其中有145名学生达一本分数线,达线率为82.8%。600分以上临汾三中有14人,其中有7人来自光明中学。成绩优异,令人瞩目,特向光明中学报喜!
光明中学是临汾三中的友邻,是临汾三中的优质生源基地校,临汾三中衷心感谢光明中学所有领导和教师员工,感谢你们对学生的精心培养,感谢你们对临汾三中的大力支持。真诚希望我们通力合作,双赢共进,再接再厉,共同谱写更新更美的篇章!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

我做小说,何曾悲观呢?

我做小说,何曾悲观呢?
昨天下午四点钟,放了学回家,一进门来,看见庭院里数十盆的菊花,都开得如云似锦,花台里的落叶却堆满了,便放下书籍,拿起灌壶来,将菊花挨次的都浇了,又拿了扫帚,一下一下的慢慢去扫那落叶。父亲和母亲都坐在廊子上,一边看着我扫地,一边闲谈。
忽然仆人从外院走进来,递给我一封信,是一位旧同学寄给我的。拆开一看,内中有一段话,提到我做小说的事情。他说“从《晨报》上读尊著小说数篇,极好,但何苦多作悲观语,令人读之,觉满纸秋声也”。我笑了一笑,便递给母亲,父亲也走近前来,一同看这封信。母亲看完了,便对我说:“他说得极是,你所做的小说,总带些悲惨,叫人看着心里不好过。你这样小小的年纪,不应该学这个样子,你要知道一个人的文字,和他的前途,是很有关系的。”父亲点一点头也说道:“我倒不是说什么忌讳,只怕多做这种文字,思想不免渐渐的趋到消极一方面去,你平日的壮志,终久要消磨的。”我笑着辩道:“我并没有说我自己,都说的是别人,难道和我有什么影响。”母亲也笑着说道:“难道这文字不是你做的?你何必强辩。”我便忍着笑低下头去,仍去扫那落叶。
五点钟以后,父亲出门去了,母亲也进到屋子里去。只有我一个人站在廊子上,对着菊花,因为细想父亲和母亲的话,不觉凝了一会子神,抬起头来,只见淡淡的云片,拥着半轮明月,从落叶萧疏的树隙里,射将过来,一阵一阵的暮鸦咿咿哑哑的掠月南飞。院子里的菊花,与初生的月影相掩映,越显得十分幽媚,好像是一幅绝妙的秋景图。
我的书斋窗前,常常不断的栽着花草,庭院里是最幽静不过的。屋子以外,四围都是空地和人家的园林,参天的树影,如同曲曲屏山。我每日放学归来,多半要坐在窗下书案旁边,领略那“天然之美”,去疏散我的脑筋。就是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也是帘卷西风,夜凉如水,满庭花影,消瘦不堪……我总觉得一个人所做的文字,和眼前的景物,是很有关系的,并且小说里头,碰着写景的时候,如果要摹写那清幽的境界,就免不了要用许多冷涩的字眼,才能形容得出,我每次做小说,因为写景的关系,和我眼前接触的影响,或不免带些悲凉的色彩,这倒不必讳言的。至于悲观两个字,我自问实在不敢承认呵。 再进一步来说,我做小说的目的,是要想感化社会,所以极力描写那旧社会旧家庭的不良现状,好叫人看了有所警觉,方能想去改良,若不说得沉痛悲惨,就难引起阅者的注意,若不能引起阅者的注意,就难激动他们去改良。何况旧社会旧家庭里,许多真情实事,还有比我所说的悲惨到十倍的呢。我记得前些日子,在《国民公报》的《寸铁》栏中,看见某君论我所做的小说,大意说: 
 “有个朋友在《晨报》上,看见某女士所做的《斯人独憔悴》小说,便对我痛恨旧家庭习惯的不良……我说只晓得痛恨,是没有益处的,总要大家努力去改良才好。” 
 这“痛恨”和“努力改良”,便是我做小说所要得的结果了。这样便是借着“消极的文字”,去做那“积极的事业”了。就使于我个人的前途上,真个有什么影响,我也是情愿去领受的,何况决不至于如此呢。 但是宇宙之内,却不能够只有“秋肃”,没有“春温”,我的文字上,既然都是“雨苦风凄”,也应当有个“柳明花笑”。不日我想做一篇乐观的小说,省得我的父母和朋友,都虑我的精神渐渐趋到消极方面去。方才所说的,就算是我的一种预约罢了。 (原载1919年11月11日《晨报》)作者:冰心

真会开玩笑

真会开玩笑
老王骑了有些年头的一辆旧自行车在自家楼道里丢了,因为自行车太破旧了,所以老王也并不是很在意,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准备再去买一辆。
这天,派出所门前摆了一批向行车等待失主来认领。老王意外地发现自己那辆破自行车也在里面,便去认领。
一个身材肥胖的警察说:“有发票吗?”
老王就陪笑说:“那车子骑了好些年了——发票早没影了。”
胖警察说“那你有证明吗?”
老王想了想说“邻居们可以做证明。”
胖警察眼睛一瞪,说:“你真会开玩笑!”
老王自行车没有领到,反遭胖警察一顿奚落,心里就有些气得慌。
“你怎么不早说?”事隔半个月,老王的侄子——市公安局副局长听了老王的遭遇后哈哈大笑,用手机给那个派出所的所长打了个电话,低语了几句。
第二天,老王刚起床正在阳台上浇花,派出所给老王打了个电话请他过去一趟。
老王一路上心里直纳闷:派出所找我能有什么事啊?
“老爷子,这是您的自行车,请您签收。”还是那个胖警察,只是这次笑眯眯的。老王一看是一辆九成新挺漂亮的山地车。
“这不是我那辆,”老王老老实实说道,用手一指墙角那辆落满灰尘的旧自行车,“那辆才足我的。”
“老爷子,您怎么会骑那么破的车子呢。”胖警察依旧笑眯眯的。
“可这辆车我也没有发票啊?”
“您真会开玩笑,怎么能向您要发票呢?”胖警察依旧笑眯眯的。
“呵呵,还是你会开玩笑。”老王说罢推出自已那辆破自行车,丢下一脸愣怔的胖警察头也不回地走了。

2018年7月28日

【画家访谈录】开创“观化山水”

新样貌 新风格

李树森: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说:“在当今中国山水画坛,贾又福是最有成就、最值得注意和研究的画家之一。他创造的山水画新样貌和新风格,是继李可染之后的又一次突破,对于当今和未来的中国山水画的创作,具有重要意义。且形成了“坚实、奇特、博大、诡谲”的艺术风貌,创造了新的美学品格。”著名美术评论家郎绍君在谈到您的画时说,“贾又福的画作的风格既是个人的又具有时代烙印,代表20世纪晚期山水画的新成就”。

您能不能解释一下什么是“坚实、奇特、博大、诡谲”的艺术风格?

贾又福:理论家鼓励与肯定,对我的创作是很大的支持。风格的形成,需要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我的山水画的个人面貌,是经过数十年在大自然中磨练,逐步形成的。

评论家说我的作品“坚实、奇特、博大、诡谲”,这主要是与我画的内容及对象有关,我画的是中国北方的太行山,太行山是我创作的基地。很多文人形容太行山就如同中华民族的脊梁。太行的危岩绝壁、长坪大坡,很壮观,气势非常大,太行山本身这种形象就是雄浑博大的,很奇特,而且很神秘。

几十年里,在画太行山的时候说的好听一点,是在跟太行山对话,我把太行山看作老师、朋友,跟其交流思想,交流感情,在精神上逐渐有所领悟。

刚开始画太行山,画得比较偏重写实。如实的画也具有这种坚实和奇特,后来慢慢的就不满足于此了,加上了一些艺术处理。苏东坡讲:“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 随着逐步的深入与超越,我的画中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感情、精神和学养,作品除了形象的奇特、雄浑以外,在精神方面具有了一种象征意义,象征着中华民族博大、浑厚的精神。

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尤其现阶段我们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正迎来一个蓬勃的发展时期。时代的精神在作品中通过太行山得以寄托,再与数千年的优秀文化联系起来,就可以更多地给人一种精神方面的启示。

在我的作品中,太行山不仅仅是物象上的太行山,同时还是民族精神的象征,是中华民族历代英雄人物的象征,是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的象征。太行在我眼中和心中,成了承载过去、现在和未来,宇宙、民族和自身的精神载体。也正是我把太行山作为寄托自己情怀的一个母体去对待,可画的东西是非常多的,题材是非常丰富的,直到现在我仍然在挖掘其精神性方面下着工夫。

风格的形成是经过几十年的实践慢慢得来的,包括艺术语言,艺术精神,都是经过实践慢慢探索出来的。这是一个需要艰苦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地探索、研究,追求跟古人不一样,走自己的艺术道路的过程。

鲜明的“独创性”

李树森:著名美术史家、理论家陈传席认为,画家能进入画史必须符合四个条件:一、功力,二、独创,三、审美,四、社会影响。在评价您的画时说:“贾又福的画是符合此四条的,尤其是‘独创性’方面,不用见落款便可一眼看出是他的画。风格独特,前无古人。”请谈谈您的“独创性”。

贾又福:任何艺术都要追求独创性,任何艺术都不应该一味地因袭前人,不应该停留在学了古人像古人,学了老师像老师,否则怎么能体现出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在美术生活和创作的路上跋涉,要敢于想人所不敢想,见人所不能见,得人所不能得,造人所不能造。

我认为,独创性主要体现在作者对社会、人生、历史、大自然的一些独到的感悟。所谓独到的感悟就是看法与别人不一样。

非常独到的,非常个性化的去认识客观世界,包括认识自己主观的世界,个性化地去研究大自然、历史,个性化地去剖析自己。一切皆是个性化的。

我在艺术方面的学习和研究,基本上是本着追求个性化原则,我的教学也是个性化的一种教学,这样就避免了跟古人雷同,或跟老师雷同。

所谓尊师重道,就是非常敬重个人的创造,敬重老师对我们的教育,我们学了古人与老师,不能只守着而不发展,我们还要创业,要开荒种地,力争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及艰苦劳动开出一片新的领地。

独创性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跟任何人不一样。正因为不一样,才为世界增添了一份美好,增添了一份新的艺术,这份艺术哪怕只是一点点的不同,或仅仅是一朵小小的艺术花朵,那也是新鲜的。光有继承没有创造是不够的。我也是在几十年的艺术磨练中慢慢地明白这些道理的。

千人一面,就失去了自身存在的价值。几十年里,我非常笨拙地在艺术道路上前行,学习古人也是追求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怎样才能学习前人又与前人不一样?这要靠学养、修养,靠真性与悟性,去追寻思外思、意外意、神外神、画外画、法外法,最终将特殊独到的体悟与感知体现在作品上才会产生独创性。

择一而从,许之终生

得天独厚,志在必成

李树森:专画太行山的,唐末五代有荆浩,荆浩被称为北方山水画之祖。纵观当代山水画,您是画太行山而集大成者。您为何如此钟情于太行?

贾又福:画太行是最适合我深入的,也是我最喜欢、最方便的。一方面我从年轻时身体就不好,受身体条件限制,不能够跑遍全国的名山大川;另外我是北方人,离太行山比较近,对那里的生活非常熟悉。经认真考虑后决定扎根于太行,专画太行山。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与农民没有一点隔阂,在太行山的农村就如同回到自己的家乡一样,具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

“择一而从,许之终生,得天独厚,志在必成。”这是我刚开始扎根太行时给自己写下的座右铭。自此,我心无旁骛地深入到了太行山中。我下决心用我的一生,去洞悉自然造化的神奇与奥妙,并希望从中悟出自然物运中的“天之大道”。

老子云:“知而不博,博而不知。”我认为,从事艺术要处理好博与专的关系。专注于一处,会精力更凝聚,精神更集中,情感更浓厚。记得当时我首先为自己做了个五年计划,很多人提出疑问说:太行山景观荒凉、条件艰苦,那么坚定地选择此合适吗?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我越去越有兴趣,有时甚至很兴奋,并与太行山产生了一种割舍不掉的感情。到现在,我去太行已有60余次。每次去待一到三个月,但依然有很多地方没有走到。

其实,深入山区真的很不容易。老乡经常和我说又来了一帮人,带着画架在公路上转了一会,说没什么可画的就走了。要深入山区就不能走马观花,要带着感情去,深入下去就会发现可画的地方太多了。我画太行几十年了,依然感觉很多地方很新鲜,不会烦,至今还很想去。在我眼里,那里的山是有思想、有内涵、有精神的。

mp.weixin.qq.com/mp/appmsg/show?__biz=MjM5MzE1MTkwMw%3D%3D&appmsgid=10000701&itemidx=3&scene=21&sign=bcb72f7d424a40768f1a0d23f0d8c9ab

小园雉鸣逢雨夕

款识:小园雉鸣逢雨夕,静流鱼出乐花朝,知危先生属集旧拓石鼓文字时戊午惊蛰,七十五叟吴昌硕
钤印:仓硕(白)俊卿之印(朱)缶无咎(白)

别说书画贵,书画家的艰辛你懂么?

一,别说书画贵,书画家的艰辛你懂么?

书画作品并不是说越贵越好,作为灵魂“保健品”,书画作品并不是像玉米水稻那样容易种植出来。她是经过书画家历尽艰辛、千锤百炼的果实,需要细心,甚至是长期品味,才能知道书画作品背后的痛楚!

1,割舍

作为一位书画家,不管单纯从事书法创作还是国画创作,亦或是二者融合,都需要舍弃很多,拿出大量时间进行艺术探索。当别人已经睡觉或者还未起来之时,书画家仍在练习、探索。他们不是不想早睡,也不是早上不想多睡一会儿,而是在他们心中,把书画爱得死去活来。

2,苦学

书山有路勤为径,艺海无涯苦作舟。每一位书画家,都是勤奋之人。他们知道,在短短的生命过程中,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做一项自己喜欢的事业。因此,他们不敢浪费一分一秒,积极吸纳各种知识。在他们脑海里,无时无刻不关乎艺术,就是看体操、看比赛,仍可化作艺术哲思,帮助他们进行艺术创作。

3,清贫

很多书画家,在物质上,都是清贫的,但在灵魂上,是富裕的。他们也甘于物质上的这种清贫,但不甘于灵魂上的贫困。因此,他们非常愤恨那些炒作书画的人以及那些败坏艺术文化的人。如范曾,就是赚了几千亿甚至几十亿,他们都非常鄙视。因为,他们不想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就这样被那些爱金钱的人给扭曲了、败坏了。

4,迷茫

每一位书画家,都走在阶段迷茫的艺术探索中。艺术给他们前进的力量,又带给他们新的困境。有时,他们需要一位标杆。尤其在初学之时,为了找到一份好字帖或好画册,他们宁可省下饭钱或其他零用来购买。由于谦虚,他们不敢确定自己的艺术就是真的艺术。因此,他们一直走在寻找“真”艺术的道路上,在迷茫中坚持,在迷茫中探索。难怪说,书画,是一场没有尽头的修行!

莫奈花园

唯花与画不可辜负!

5,劳累

当下中国的书画家是最艰辛、最劳累的。他们如果用书画来养家糊口,那么,他们既要解决高层次书画作品的创作问题,又要解决书画作品的销路问题。跑展会、跑拍卖会、饭局等等,都需亲自参与,苦不堪言,但又得顶住!

6,寂寞

寂寞,是每一位艺术家早期奋斗的敌人;寂寞,又是每一位艺术家后来创作的朋友。学习书画,必须走过寂寞、枯燥的时期,然后又从寂寞、枯燥中走出来,再走入寂寞、枯燥时期,否定肯定再否定,一步步往前走!因此,书画家非常重视朋友,他们懂得朋友的真正含义与分量。和书画家交朋友,一定是真朋友!

当然,书画家的痛楚不仅仅如此,每位书画家都有自己的艰辛与痛苦。因此,每创作一幅作品,尤其是精品,都来之不易。您说说,书画真的贵吗?

二,书画为什么值那么多钱

我想说:“给您一把手术刀,您自己切个双眼皮吧!给您一套针,您给自己针灸吧!给您一把剪刀,您给自己剪头发吧!给您毛笔、颜料、宣纸,您自己画吧。”人们什么时候才能尊重别人通过自己多年的时间、金钱、精力换来的精湛技术和渊博知识呢?

每个人层面不同,价值观不同,有人愿意买房,因为可以升值;有人愿意买玉石翡翠,因为可以升值;有人愿意买画,因为不管这个画家是否有名,你今天买这幅画的价钱,多年后将再也买不到。随着书画家的年龄越来越大,绘画水平越来越高,相对的身体越来越差,时间越来越少,能创作的作品也越来越少,自然价格会越来越高。每行每业都有我们看不到的艰辛,你只看到一幅画,但是这幅画背后的付出你又了解多少?

书画家不是没有本钱,他们的本钱远远超出你的想象,他们用自己的一生精力和时间作为本钱,每天坚持研习,不怕枯燥,不怕平淡,日复一日的重复同样的事情。我们可以做个基本的等量换算,你从20岁开始上班,每个月3000元工资,一年就是36000元,直到50岁,你共收入108万;画家从20岁开始画,直到50岁,作品稍有起色,但还不一定有人买,他的前半生每月画5–8张画,纸+颜料保守安200元计算,一年2400元,直到50岁他不仅没有收益,还需要付出72000元,如果他没有选择绘画的道路,30年赚108万。

选择了绘画,30年需要花费最少72000元,并且要承受家人朋友的不理解,生活的窘迫,世人冷漠的眼神,唯一陪伴他的只有孤单和寂寞,如果是你,你会用自己的一生去赌一个成功率只有5%,并且道路坎坷,艰难险阻,孤独寂寞的职业吗?我不敢,我想你也不敢,但是他们敢,也许直到去世,他们的画都一文不值,又或许某天一跃成名,这都是未知,因为不是你付出了就一定会有回报,有多少画家是画了一辈子,但始终卖不出去。你算算自己的前半生值多少钱,画家的成本就是多少。

画家为了创作一幅作品,需要徒步多久去写生,去到大自然充电学习。在这过程中的花费,难道不是这幅画的成本吗?很多深山里的生活,贫苦到你难以想象,但那种地方的山水,也是最天然最美的,他们不怕多少天吃不到肉;不怕每天登多少里山,哪怕腿再疼;不怕悬崖峭壁;不怕蚊子苍蝇布满纱窗;不怕跟壁虎同床;不怕孤单寂寞;不怕家人的惦记;不怕道路险峻,只怕不能创作出一幅自己满意的作品。您还会认为他们的成本只是笔墨纸砚而已吗?

书画家的劳动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劳动是一样的,只是劳动成果的表现形式与之有所区别而已。书画家的劳动成果,就是作品。他们的作品问世,有着一个极为复杂的过程,所付出的劳动往往是常人难以理解和想象的。我们说,讨画付钱,天经地义。这是社会文明的进步,也是对书画家们劳动成果的尊重。对于“无偿索画”的人,永玉老的那句话绝顶的好:“凭什么让我给你白画!”

写字画画实际上是一种劳动,而且还是不大一般的劳动,需要付出巨大成本,甚至冒着经年劳作而可能颗粒无收的风险。写了一辈子画了一辈子,到老了都没有正经摸到门道,也没能取得多少成绩赚到多少银子的人不在少数。画家书家的作品便是劳动成果,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人开口无偿地索要这种劳动成果,并且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你没有及时给,人家就反复催,好象你欠了他似的。试想,有人说:哎,某某,帮我写一篇小说吧,帮我做几天木工吧,你柜子里的衣服送我一套吧,你架子上的电脑送我一台吧。有这样的吗?

当然字画或其他文事的无偿创作也是常有的,比如公益善助,悦己知交,文朋诗友,往来酬谢等等。为寺庙书写的楹联、匾额,参与助残助学、赈灾慈善之类,或为开设文房、书店等营利很小的商店书写牌匾对联等,不收费用也算正常。但用于商业,作为礼品,收藏或投资以期升值,又或官家商家所求,明码标价,论尺论寸,也属正常。

书画家也喜欢钱物,非是仇富仇官心理,而是你过得远比他们滋润,钱来得远比他们容易,你赚大钱他们不眼红,就不兴他们也凭自己的些小技能赚个小钱么?你家书房比他们家客厅还大却没几本书可放,他们家书房比你家厨房还小而被书与纸墨文具充塞得拥挤不堪,有的人,你吃喝玩乐有人买单,过年过节桌上菜柜中酒有人送,开车加油不用掏钱,司机不用付工资,如此等等,白要一个贫寒书生的东西便没有道理。

我想能够画画写字的人大抵也是有能力去做一些赚更多一点钱的营生的,只因为好这一口,而放弃了不少能赚更多一点钱的机会。当画点画,写点字,对于别人有某种用处时,希望以此获得相应回报该是合情合理问心无愧的事。我愿意认为那些毫无道理开口白要的人只是不懂得这种合理的存在,而不是对别人的劳动缺乏起码的尊重。

(源于艺术战争)

广艺舟双楫全文

叙目
可著圣道,可发王制,可洞人理,可穷物变,则刻镂其精,冥其形为之也。不劬于圣道王制人理物变,魁儒勿道也。康子戊己之际,旅京师,渊渊然忧,悁悁然思,俯揽万极,塞钝勿施,格细于时,握发抃然,似人而非。厥友告之曰:“大道藏于房,小技鸣于堂,高义伏于床,巧奰显于乡。标枝高则陨风,累石危则坠墙。东海之鳖,不可入于井;龙伯的人,不可钓于塘。汝负畏垒之材,取桀杙,取檐栌,安器汝。汝不自克以程于穷,固宜哉!且汝为人太多,而为己太少,徇于外有,而不反于内虚,其亦闇于大道哉!夫道无小无大,无有无无。大者小之殷也,小者大之精也。蟭螟之巢蚊睫,蟭螟之睫,又有巢者,视虱如轮,轮之中,虱复傅缘焉。三尺之画,七日游不能尽其蹊径也。拳石之山,丘壑岩峦,{穴叫}深窅曲,蠛蠓蚋生,蛙掞之衣,蒙茸茂焉。一滴之水,容四大海,洲岛烟立,鱼龙波谲,出日没月。方丈之室,有百千亿狮子广座,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反汝虚室,游心微密,甚多国士,人民丰实,礼乐黼黻,草木茏郁,汝神禫其中,弟靡其侧,复何鹜哉!盍黔汝志,锄汝心,息之以阴,藏之无用之地以陆沈。山林之中,钟鼓陈焉,寂寞之野,时闻雷声。且无用者,又有用也。不龟手之药,既以治国矣。杀一物而甚安者,物物皆安焉。苏援一技而入微者,无所往而不进于道也。
于是康子翻然捐弃其故,洗心藏密,冥神却扫,摊碑摛书,弄翰飞素,千碑百记,钓午是富。发先识之覆疑,窍后生之宦奥,足无用于时者之假物之游戏莫也。国朝多言金石,寡论书者,惟泾县包氏,钅(簸)之扬之。今则孳之衍之,凡为二十七篇。篇名如左:

   原书第一

尊碑第二

购碑第三

体变第四

分变第五

说分第六

本汉第七

传卫第八

宝南第九

备魏第十

取隋第十一

卑唐第十二

体系第十三

导源第十四

十家第十五

十六宗第十六

碑品第十七

碑评第十八

余论第十九

执笔第二十

缀法第二十一

学叙第二十二

述学第二十三

榜书第二十四

行草第二十五

干禄第二十六

论书绝句第二十七

永惟作始于戊子之腊,实购碑于宣武城南南海馆之汗漫舫。老树僵石,证我古墨焉。归欤于己丑之腊,乃理旧稿于西樵山北银塘乡之詹如楼。长松败柳,侍我草元焉。凡十七日至除夕述书讫,光绪十五年也。述书者,西樵山人康祖诒长素父也。

放言五首·其三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标签: 哲理其他数字
译文 注释
我送给你一种解决疑问的办法,这个办法不需龟甲,蓍草茎来占卜吉凶。
检验玉真假还需要烧满三天,辨别木材还要等七年以后。
周公害怕流言蜚语的日子,王莽篡位之前毕恭毕敬。
假使这人当初就死去了,一生的真假又有谁知道呢?
赏析
这是一首富有理趣的好。它以极通俗的语言说出了一个道理:对人、对事要得到全面的认识,都要经过时间的考验,从整个历史去衡量、去判断,而不能只根据一时一事的现象下结论,否则就会把周公当成篡权者,把王莽当成谦恭的君子了。诗人表示像他自己以及友人元稹这样受诬陷的人,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因而应当多加保重,等待“试玉”、“辨材”期满,自然会澄清事实,辨明事伪。这是用诗的形式对他自身遭遇进行的总结。
在表现手法上,虽以议论为主,但行文却极为曲折,富有情味。“赠君一法决狐疑”,诗一开头就说要告诉人一个决狐疑的方法,而且很郑重,用了一个“赠… 古诗文网>>

“铁脖子”御史张星法

张星法(1655-1701),字肃昭,号雁眉,武强县大王庄人。“少卓荦,负大志,疏眉(稀疏的眉毛)广颡(宽广的额头)”。自幼聪颖好学,博览强识。“九岁能文(写诗),弱冠补博士弟子员”,康熙乙卯科(康熙十四年,1675年)举人。初任行人司行人(宣读圣旨的官员),康熙御试一等第二名,后下特旨授监察御史。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敕封“文林郎”。

抬棺三劾钱珏,连降两级遭贬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做了两年巡抚的钱珏已是权高位尊,贪渎之心与日俱增。秉性耿直的张星法却不畏权贵,将初步掌握的其贪赃枉法的证据,遂奏明圣上。康熙阅毕,则以证据不足为由,未准立案侦查,毕竟是自己的肱骨之臣。而钱珏不仅不思悔改,却更加飞扬跋扈起来。

一日,钱珏过生日,满朝文武大臣前去拜贺,张星法也一同前往。寿祝毕,钱珏带着几分醉气,耀武扬威地对张星法说:“你看这么多文武百官来给我拜寿,可见我树大根深啊!”张星法当众说:“你树大我要晃上三晃,根深也要摇上三摇。”钱珏说:“你这么个小芝麻官,能奈之我何?”

回朝后,张星法经过一番明察暗访,又进一步掌握了钱珏的贪赃枉法的证据,又奏第二本,但康熙却认为钱珏政绩卓著,不会腐化堕落至此,仍未准。

康熙二十九年,张星法又递第三本,仍就劾钱珏贪黩。若再整不出个甲乙卯寅来,张星法就有诬陷大清要员之嫌,难免有杀头之罪。而他却视死如归,上朝时抬着棺材放在午门外,冒死上奏第三本。康熙见状,不禁暗自钦佩张星法的刚正不阿,叹曰:“真是一个铁脖子御史。”

铁证如山,难以推倒。紧要关头,案情却急转直下。为人狡诈的钱珏则当庭辩称:左都御史(都察院“一把手”,相当今中纪委书记、监察部长)郭琇曾给我写过一封书信,举荐即墨县知县高某,没有办理,就让御史张星法来诬告。

事后,钱珏与郭琇、张星法就打起了官司,按察使司(今最高法院)裁定:张星法劾奏不实,郭琇确实给钱珏写过举荐书信,钱珏也确实大公无私,没有办理。康熙下旨:郭琇降五级,贬为江苏省吴江县知县(今县长),后辞官;张星法降二级外用,两年后辞官还乡。

不愧苍天不负民,钱珏终被绳之以法

康熙三十年(1691)四月三日,吏部主事朱敦厚贪污案结案。先是,革职县丞谭明命叩阍,指控朱敦厚任山东潍县知县时,擅自私派贪污赃银四万余两。前任山东巡抚钱珏经审俱实。但因朱敦厚与原任刑部尚书徐乾学有私交,遂请托徐乾学致函钱珏。此后,钱珏徇情舞弊,命布政使卫既齐销案。谭明命不服。又命山东巡抚佛伦勘审得实。是日,吏部会同三法司议覆奏:将朱敦厚处绞;今升顺天府尹之卫既齐,照徇庇例,降三级调用;徐乾学、钱珏并应革职;谭明命系大计时被参贪官,仍不叙用。康熙帝降旨:卫既齐免调用,余议皆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