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伴

bookfere.com/

书伴,为静心阅读而生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

欧阳询听着儿子的见解,满意地点着头,感叹道:“通儿你说得对啊,人这一生就是短短几十年寒暑,能够经历百年春秋的人是少之又少。而像我这样的经历了襁褓、垂髫、龆年、黄口、舞勺、舞象、弱冠、而立、不惑、知天命、花甲、古稀进而达到仗朝之年的高寿老翁当世又能够有几个人呢!” “至于耄耋、期颐这两个境界可能只有当初的彭祖达到过吧!不过,即使如此,彭祖他到了最后还是身子被装进了棺材埋在地下,灵魂进入无限轮回之中。任何人这一世所有经历过的病痛心酸等种种经历,恐怕到时候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有人说我在出家前是书法家、画家、音乐家、诗人、戏剧家等,出家后这些造诣更深。其实不是这样的,所有这一切都是我的人生兴趣而已。我认为一个人在他有生之年应多学一些东西,不见得样样精通,如果能做到博学多闻就很好了,也不枉屈自己这一生一世。而我在出家后,拜印光大师为师,所有的精力都致力于佛法的探究上,全身心地去了解禅的含义,在这些兴趣上反倒不如以前痴迷了,也就荒疏了不少。然而,每当回忆起那段艺海生涯,总是有说不尽的乐趣! #李叔同#

芝兰其室书法

癸酉2004年,亢金马书

书体

亢金马,1966年生,山西临汾人。1989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大,师从樊习一先生学习书法。作品多次参加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

亢金马在2000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书法教研室,师从王镛、邱振中教授;2008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造型艺术研究班。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临汾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尧都区书法家协会主席,尧都区政协委员。

baike.so.com/doc/9462163-9804164.html

萱草既是“忘忧草” 也是“宜男”“母亲花”

大洋网讯 萱草虽然只是一种普通植物,却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从《诗经》开始,就称它为“忘忧草”,大约在三国时期,人们又称它为“宜男草”,而从唐代开始,它又多了一个“母亲花”的称呼。

萱草每朵花只开放一天,故又名“一日之美”

清恽寿平《忘忧草》“云锦靡然称富贵,披图一见即忘忧”

说起萱草,很多人都知道,它就是经常出现在餐桌上的黄花菜(又名金针菜),这种菜不仅味道好,且富含维生素A、B、C及钙、磷、胡萝卜素、天门冬素、秋水仙素等人体所需物质,是一种营养丰富的蔬菜珍品。据说清代大学者纪晓岚就特别喜欢吃黄花菜,一看到黄花菜上桌,就兴奋不已,食指大动。他还专门撰文,宣传常吃黄花菜会使人聪明。

但黄花菜却不能与萱草画等号,黄花菜为开淡黄色花的萱草,只是萱草中的一种。按现代植物分类学的划分,萱草属百合科萱草属,为多年生宿根草本植物,自然种类约20种,中国有8种。它的叶从基部生出,花生顶端,花期大多数在夏天。在开花时,每一枝花茎都能长出数朵、十数朵或二三十朵花来,但每朵花只负责一天的开放,故又名“一日之美”。萱草的花瓣略向外卷下垂,花蕊高高挺立在花的中心,加上有娇嫩纷披的绿叶陪衬,更显清秀俊美,十分可爱。

我国清代的《广群芳谱》对萱草的描述也比较具体:“茎生茎无附枝,繁萼攒连,叶四垂,花初发如黄鹄嘴,开则六出。时有春花、夏花、秋花、冬花四季。色有黄、白、红、紫、麝香、重叶、单叶数种,与鹿葱相似,惟黄如蜜色者清香。”古人常将萱草和鹿葱混淆起来,甚至连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以为萱草就是鹿葱。直到明清时期的《群芳谱》和《广群芳谱》才纠正前说,指出:“鹿葱色颇类萱,但无香尔。鹿喜食之,故以命名。然叶与花茎皆各自一种,萱叶绿而尖长,鹿葱叶团而翠绿。萱叶与花同茂,鹿葱叶枯死而后花。”另外,萱花与鹿葱花的形态也不一样,“萱一茎实心而花五、六朵节开,鹿葱一茎虚心而花五六朵并开于顶”。

萱草在我国已有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萱草以其俊秀美丽的形象和独特的气质风韵,赢得了历代文人墨客的青睐。萱草进入文学领域,始于《诗经》,随后历代诗人皆有吟咏。到了唐宋时期,萱草的诗歌意象已基本完善。本是普通植物的萱草,被诗人们注入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宋以后的艺术家们,在以萱草为题材进行创作时,也刻意将这些文化内涵表现出来。

明陈洪绶 《萱花蜗牛》

清代画家恽寿平画过多幅《萱草图》,每幅都有题画诗。其中一幅题曰:“云锦靡然称富贵,披图一见即忘忧”。另两幅题曰:“何事闲庭常种此,爱他名草是忘忧”,“何事闲堦(同“阶”)常种此,爱他名草是忘忧”。这几句题画诗,都提到了“忘忧”二字。种萱草能“忘忧”的典故,最早出自《诗经·卫风·伯兮》:“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诗中的“谖草”即萱草,此处的“谖”有“遗忘”之意,古人以为此草可以忘忧,故又名“忘忧草”。诗意大概是,哪能找到忘忧草?找来种在北堂下。魂牵梦绕想哥回,心病难治意难通!显然,恽寿平的画作,正是运用了《诗经》中这一萱草意象,并用自己独特的技法把它表现出来。

最早称萱草为“宜男草”的是三国时期的曹植

从《诗经》的时代到唐代,“忘忧”一直是萱草的主要意象之一。嵇康《养生论》云:“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愚智所共知也。”此外,萱草又名“疗愁”,《述异记》云:“吴中呼为疗愁花。”汉代名将李陵与名臣苏武常有书信往来,互有赠答诗,李陵有诗曰:“亲人随风散,沥滴如流星。愿得萱草枝,以解饥渴情”。南朝谢惠连有诗曰:“积愤成疚痗,无萱将如何”,王融有诗曰:“思君如萱草,一见乃忘忧”。唐白居易有诗曰:“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这些诗歌意象,对后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近现代大画家张大千有一幅《宜男多子图》,图中用简练生动的笔触,绘萱草和石榴各一株,萱花开放,石榴果皮裂开,露出浆果。画面左上方有题画诗曰:“东家喜植宜男草,西舍还栽多子榴。愿君更颂少陵句,子多衮衮皆公侯。”显然,图中果皮裂开的石榴是象征“榴开百子”,而萱草则代表“宜男”。“榴开百子”非常直观,容易理解。但萱草为何会有“宜男”之说呢?

最早称萱草为“宜男草”的是三国时期的曹植,他的《宜男花颂》曰:“草号宜男,既晔且贞。其贞伊何?惟乾之嘉。其晔伊何?绿叶丹华。光采晃曜,配彼朝日。君子耽乐,好和琴瑟。固作螽斯,惟物孔臧。福齐太姒,永世克昌。”可惜这首《宜男花颂》只是一味颂扬萱草,并没有解释萱草为何会“宜男”。到了晋代,才有两部著作谈及这个问题。一部是周处的《风土记》,书中说:“鹿葱,宜男草也。高六七尺,花如莲。宜怀妊妇人佩之,必生男。”另一部是嵇含的《南方草木状》,书中说:“水葱,花叶皆如鹿葱,花色有红、黄、紫三种,妇人怀妊佩其花生男者,即此花,非鹿葱也。交广人佩之极有验,然其土多男,不厌女子,故不常佩也。”但一个说“宜男草”是鹿葱,一个说是水葱,互相矛盾,且这两种植物到后来都被证实并非是萱草,故萱草“宜男”之说,一直是个未解之谜。不过,因这种说法流传已久,后世的文人墨客也就顺理成章地把萱草当作“宜男草”了。

萱草与石榴的组合,称为“宜男多子”,萱草与寿石的组合,则称为“宜男多寿”,这也是宋以后历代艺术家经常运用的题材。如明代画家陈洪绶的《萱花蜗牛》,用工笔绘一株萱草,一块寿石,石上有一只蜗牛。虽然现代人命名此图为《萱花蜗牛》,但其实际含义应是“宜男多寿”。

唐代时萱草成为“母亲花”

清代画家王武有一幅《忠孝图》,光看画名,很多人以为这是一幅人物画,其实不然,这是一幅花鸟画。画面是由松、石、萱草、蜀葵等组成。作者的题跋,道出了画名的由来:“葵心向日,萱草思亲。”即葵花象征“忠”,萱草象征“孝”。这种构思,始于元代画家钱选,明代画家沈周等人又加以发扬光大。王武此作,就是临摹沈周的《忠孝图》。对此,王武在题跋中也有交代:“此石田翁(沉周)作也。余垂髫时从先君子得睹此图,后即散去,杳不可得。阅十有余年,追随梅村吴年伯,忽出此幅为鉴赏。如晤故人,乞假归摹之,犹未神似也。今已发白,偶返写此景颇觉益进,因窃自喜记之。”

值得注意的是,萱草代表的“孝”是特指对母亲的。在唐代之前的文学作品中,未见将萱草与母亲相联系。直至唐代弁融的《送徐浩》,才开始“椿萱”并用,椿代表父亲,萱代表母亲。孟郊有两首著名游子诗,一首为《游子吟》,另一首名为《游子》。后一首曰:“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依堂门,不见萱草花。”此诗首次将萱草与母亲联系起来,将《诗经》的“种萱思夫”变为“种萱孝母”。至宋代,出现了大量“种萱孝母”和“种萱祝寿”的诗词,使萱草成为中国的“母亲花”。

艺术家也经常画“萱草寿石”为母亲祝寿。如明代画家陈淳曾绘《萱草寿石图》,上有题诗云:“幽花倚石开,花好石亦秀。为沾雨露深,颜色晚逾茂。愿母如花石,同好复同寿。”

文/图:广报记者 钟葵

news.dayoo.com/guangzhou/201801/16/152263_52042369.htm

萱草图

吴湖帆,何事闲阶常种此,爱他名草可忘忧。

壬辰冬,谢康

钤印:

相关:

萱草(学名:Hemerocallis fulva)属多年生宿根草本。具短根状茎和粗壮的纺锤形肉质根。萱草别名众多,有“金针”、“黄花菜”、“忘忧草”、“宜男草”、“疗愁”、“鹿箭”等名,英文中称萱草为“虎百合”(Tiger Lily,这也是卷丹的英文名)。当食用时,多被称为“金针”(golden needle)。其叶形为扁平状的长线型,与地下茎有微量的毒,不可直接食用。花形则是于开花期会长出细长绿色的开花枝,花色橙黄、花柄很长、呈为像百合花一样的筒状。结出来的果子有翅。全国各地常见栽培,秦岭以南各省区有野生的。

萱草类花卉虽原主产中国,但长期以来改良不多。1930年代以后,美国一些植物园、园艺爱好者收集中、日等国所产萱草属植物,进行杂交育种,现品种已达万种以上,成为重要的观赏及切花花卉,也是百合科花卉中品种最多的一类。

auction.artron.net/paimai-art5077633041/

吴湖帆,江苏苏州人,为吴大澄嗣孙(1894-1968)。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湖帆。 三四十年代与吴待秋、吴子深、冯超然并称为”三吴一冯”。

baike.so.com/doc/15054-15597.html

恽南田(1633-1690),名格,字惟大,后改字寿平,以字行。南田是他的号。作为明末清初著名的书画家,他开创了没骨花卉画的独特画风,是常州画派的开山祖师。

baike.so.com/doc/6210773-6424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