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人与海》中桑提亚哥的英雄主义形象

宋静 晋中学院学报 2006-12-25:

[ 作者简介 ]宋静 (1966-),女,河北晋州人,晋中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研究方向 :英美文学,英语教学法。

《老人与海》是美国作家海明威最优秀的作品之一,也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珍品。这部作品自发表之日起,就引起了世人的极大关注。尤其是主人公桑提亚哥孤独奋斗和执着追求的性格以及最终以失败告终的悲剧结局,令人深思。这部悲剧是极为含蓄、深沉的,这一丰满的形象有着多层次的象征性。

尽管海明威曾反对把《老人与海》看成寓意性作品,但作品的象征意义显而易见。“大海”象征着现实生活,它永远无限,神秘莫测,时而仁慈,给人带来丰厚的收获 ;时而残忍,狂涛巨浪,又让人九死一生 ;“马林鱼” (the marli)象征着人们想要达到的目标,人的理想总是那么美好而又可望不可及 ;“鲨鱼” (theshark)象征着人类永远摆脱不了的悲剧因素,它总是在人最得意的时候出现 ;“老人”则是作为抽象化了的人类精神的象征。选取大海作背景体现了作品题材的重大性,毕竟海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而对一个简单的渔猎故事的创作构思也是海明威对现实社会秩序深入思考的结果。

海明威所勾勒的“老人与海”的图画实际上就是他所生活的那个大时代的缩影,是被孤立无援、人与人、人与物、人与社会之间冷酷无情的氛围笼罩着的一个时代。

不管“永不言败”的主人公桑提亚哥具有怎样的尊严,面对失败有怎样优雅的风度,他最终未能摆脱悲剧的命运,他还是被打败了,被荒谬的世界战胜了。从海明威其他作品也不难看出他对现实世界荒诞离奇和生活虚无枉然的认识。他笔下的人物在其行动之前悲剧命运似乎早已注定。现实是如此不可理喻,仿佛人只有通过死才能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 ;只有死才是最安全的保障,才能摆脱荒诞世界的捉弄。生存决定了他必须面对荒谬,荒谬是人面对世界的一种自我的心理体验。

但是,作为一个极富诗意的象征???一个理想的寓言故事,渔夫桑提亚哥这个人物形象所显现出的光辉是一种威严,虽然由于时间的过去和最后必然一死的结局而有所减弱,但还是有些令人敬畏。他的双肩“变形” (strage)了,“虽然年迈但仍然很有力量” (still powerful although very old),他那布满皱纹的饱经风霜的颈项,仍是那么结实,因皮肤里面的那种精神气质而始终刚劲和昂扬。

桑提亚哥这个渔夫本身就是赞颂人的精神的一首诗。他可能是象征着用走出去“很远” (too far out)的方式去求得不可能得的东西的艺术家 ;他可能代表决意受苦的基督那样在现实中存在的人和事 ;他可能讲的是关于一个老人的孤独和男子汉气概的寓言故事 ;他也许给我们讲的是一种爱和爱的享有,尽管人的一生难免悲剧???孤独和最终一死,但爱和享有爱仍贯穿个人的终生。

作品的寓意是象征性的,老人虽败犹荣。正如老人“人生来不是为了被打败的,人能够被毁灭,但是不能够被打败。” (he admits to beig beate but refuses to admit defeat)海明威告知我们,人的经历是何等的重要,这是无价的财富。谁都无法轻视自己的经历。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一种精神,敢于承受痛苦,蔑视死亡。

全书富含象征意味,简单的故事蕴含着丰富的涵义,我们可以从多层次来审视、探讨桑提亚哥这个典型的硬汉子形象。

一、非凡超人的意志力

意志力,是桑提亚哥形象所展示出的最突出的本质力量,也是作品所喻示的人类最主要的一种优良品质。小说将人的心理品性放在强大的外阻力面前,一直在检验着它的强度。背运、孤独、贫困,特别是强大而凶狠的鲨鱼,都是人生逆境、困难的象征,这一切外部阻力对人的身心发动着强大而持久的攻势,势必强化内部障碍,强化人们心理上的苦痛和畏惧,但桑提亚哥的意志却仍然能以压倒一切之势,保持着“主体性格的深厚坚强”。即使是面对死亡的威胁,他的意志也最终战胜了恐惧的心理。

海明威在塑造“硬汉子”形象时,没有选择体能极强的青壮年,却偏偏选取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这就制约了抗争主体的体能。这种出人意料的年龄选择,自是作者的独到匠心所在。本该退出人生搏斗的老人,却有着如此强烈的挑战性和刚强的意志,这就容易赢得读者更多的同情和更高的崇敬。这种选择使作品的象征意义更具广泛性和深刻性。人类在浩瀚的宇宙中总是渺小的,是体能上的弱者,在来自自然、社会和命运的强大的外部压力下,人们总是体能不支地抗争着,但是人类的精神意志可以推动人类同自己的对立物抗争到底。

桑提亚哥没有青壮年的强健体能,更谈不上有神化英雄的超凡之力。这种未被神化、传奇化的凡人属性的提示,恰恰使得意志能量得到强调,展示出凡人的非凡意志。如果一个人不能够企望有任何外力相助,那么他就更要依赖于意志来战胜异己力量。意志力的强化使得形象主体本质力量的其他方面得到强化。意志催生了勇气,并同勇气合铸,显出主体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二、道德审视下的情感体验

论及作品中的桑提亚哥这一“硬汉子”形象,道德情感作为一种心理力量也在撞击着人们的心灵,使得这一形象富有更坚强的精神魅力。置身自然环境,他将自己的对手马林鱼称作“兄弟”,甚至想亲手喂喂它。他同情弱不禁风的小海燕,即使在海上紧张的搏斗中,他也在同歇脚于船艄的“小鸟朋友”友好交谈。

这种对弱者的同情、友善与对凶恶者鲨鱼的决不手软恰成鲜明对比。处身社会环境,他对待人十分和善,即使是拼死搏斗而挣得的一副鱼骨架,也忘不了把鱼头送给人作钓鱼用。老人虽屡遭命运的冷遇却仍坚持战斗,生活的险风恶浪使其备尝辛酸,但依然不失其美好的品性。在这里,他的年老表现的是纪念碑般的崇高和磐石般的坚毅 ;他的坚韧不拔成为极富想象力的象征,而不是人的现实存在。

人热爱自然,又要为生存、发展而征服自然,求取于自然,杀害自然物,这到底算非罪呢,还是罪孽更重呢 ?在自责与反自责的反复中,人生和道德的探索在不断加深。老人对自己的敌手鲭鲨给予了一定程度上的道德认同 :“它很美,很高尚”,使人难以分辨清楚道德与非道德。在严酷的社会与命运背景下,在激烈的生存搏斗中进行道德探索,更显出作者探索的严肃和深沉。

三、悲剧式的英雄主义

老人在全文的一开头就处于不利的地位,八十四天没捕到鱼,认为“倒了血霉”,而且别的渔夫也都把他看作失败者。然而正是他的英勇,令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第八十五天时,他信心百倍地“驶向远方”去钓大鱼 (英雄主义使然 )。等到真正钓到一条大马林鱼,明知对方力量比自己强,还是决心战斗到底。他用尽一切个人手段来反击。鱼叉被鲨鱼带走了,他用小刀绑在桨上乱扎。刀子折断了,他用短棍。短棍丢掉了,他用舵把来打 (英雄主义达到高潮 )。这也许在一些人看来是鲁莽而固执的徒劳,的确,老人的体力、智力、精力以及装备都是有限的,在大海上显得那样渺小,在鲨鱼面前显得那样微不足道,然而,老人没有退缩、没有屈服、更没有怨天尤人,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搏斗???他调动全身几乎所有的潜能、智慧和力量,勇敢地和强大的对手进行殊死搏斗。尽管到最后鱼肉都被咬去了,但什么也无法摧残他的英勇意志。

虽然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的确失败了,但他始终没有低头,更没有辱没和丧失人类应有的尊严。在捕捞这条大鱼和跟鲨鱼搏斗的两天两夜里,老人以非凡的勇气、惊人的毅力,忍受着难以忍受的孤独、饥饿、疲劳和伤痛的痛苦,但从中我们没有看见失败者的眼泪,我们看到的是强者虽败犹荣的微笑 !老人在精神与毅力的淬砺之旅中,谱写了一曲不朽的英雄主义赞歌,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不在于最后的辉煌,而在于战斗的一生。

老人在和大海搏斗的过程中,始终弥漫着英雄主义的色彩。而英雄主义的结尾是由一个小孩来完成的,在他身上才真正完成了整部小说对于英雄主义的谱写,或者说正是有了这个小孩,英雄主义才真正得以升华 (英雄主义尾声 )。

不可否认,只要是人就都会有缺陷。当一个人承认了这个缺陷并努力去战胜它而不是去屈从它的时候,无论他能否最终战胜自身的这个缺陷,他都是一个胜利者,因为他已经战胜了自己对缺陷的妥协,他是自己勇气和信心的胜利者。老渔夫就是敢于挑战自身缺陷及自己勇气和信心的胜利者。从世俗胜利观的角度看,老渔夫不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尽管在开始时他战胜了大马林鱼,但是最终大马林鱼还是被鲨鱼吃了,他只是带着大马林鱼的白骨架子回到了岸上,也就是说,鲨鱼才是胜利者。但在理想主义者眼里,老渔夫就是胜利者,因为他始终没有向大海、没有向大马林鱼、更没有向鲨鱼妥协和投降。

人性是强悍的,人类本身有自己的限度,但正是因为有了老渔夫这样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向限度挑战,超越它们,这个限度才一次次扩大,一次次把更大的挑战摆在了人类面前。在这个意义上,老渔夫桑提亚哥这样的英雄,不管他们挑战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值得我们敬重的。

[ 参考文献 ]

[1]Staley Cooperma. 老人与海 [M].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6.

[2] 郑成功,郭京红 .桑提亚哥 :一个悲剧性英雄???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 [J].晋中学院学报, 2006(1):63-65.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