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200902:刘 娟

《老人与海》是海明威的巅峰之作,正如他自己所说:“这是我一辈子所能写的最好的一部作品,可以作为我全部创作的尾声。”这部作品是作者晚年思想的最后闪光,“人可以被毁灭,却不能挫败”是小说所要揭示的主题。其主人公桑提亚哥在茫茫大海上孤军奋战的形象是海明威二三十年代创造的“硬汉性格”形象的继续与发展。

1953 年 5月,《老人与海》荣获普利策奖, 1954年海明威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富有感情的人物形象,深刻的心理描写,情节与景物之间无与伦比的和谐,叙述的简洁凝练,以及行文的流畅,这些在艺术上早有定评的杰出成就,正是它成为海明威叙事艺术珍品的原因之一。

《老人与海》的故事很简单,人物只有老人桑提亚哥和小孩曼诺林两人,从表面看老人虽然失败了,但在精神上他并不屈服,可以说这是一曲打不败的失败者的赞歌,突出表现了海明威高超的叙事艺术。其刻画的人物富有感情,人物的心理描写与作品中的情景、景物自然的融合,叙述简洁凝练,行文流畅清晰。

首先,小说开门见山地破题,一开始就用寥寥几笔把整个故事点了出来:“他是个独自在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至今已去了 84天,一条鱼也没逮住。”在展现老人的形象时,作者用了极为简练的白描手法,对老人的外形作了大致勾勒:“老头儿后颈上凝聚了深刻的皱纹,显得又瘦又憔悴。两边脸上长着褐色的疙瘩,那是太阳在热带海面上的反光晒成的肉瘤……他身上的每一部分都显得老迈,除了那一双眼睛。那双眼啊,跟海水一样蓝,是愉快的,毫不沮丧的。”这就是老人的青春之貌。紧接着按照故事的发展来叙述老人桑提亚哥在海上的遭遇,以及他和曼诺林的情谊,然后把故事逐步铺开。

其次,海明威从西方现代派画家中,吸取了直觉的表现手法,从视觉、听觉、嗅觉和触觉来描写动作,塑造人物形象。他把桑提亚哥的行动写得丝丝入扣,分外逼真。作者善于捕捉叙述对象的动作,如老人将钓饵放入水中的一段:“天还没大亮,他把鱼饵放下去,随波漂流。每一份钓饵都笔直垂着,钩柄插在粗鱼的钓饵里,系牢缝好,钩子突出的部分,弯曲和尖端,全部盖满新鲜的沙丁鱼……太阳第三次升起,他只觉得绳子的压力微微放松,就用右手轻轻拉,绳子又跟往常一样拉紧了,不过他拉到绷断的边缘,绳子开始往内缩。他把双肩和头部由绳子下面滑出来,开始轻轻收进绳子。他双手摆动,尽量靠身体和腿部来拉。老腿和双肩随着拉绳的摇摆动作而旋转。”作者将他出海前他与曼诺林如何做好准备,出海后怎样观察海面下饵,鱼上钩后如何捕捉以及最后怎样竭尽全力跟鲨鱼搏斗,都作了十分准确细致地描写。动中写人,用白描的手法加以勾画,将老人的具体行动写得层次分明,栩栩如生。

再者作者在直叙中有插叙,在插叙中交织着老人对往事的回忆和对眼前事物的感慨。老人出海不久便梦见孩提时见过的非洲海滩,海峡和大山。第二天又想起了曾与一个码头上的大力士比手劲的胜利背景。他常常梦见狮子,思念曼诺林,在茫茫的大海上自言自语,这都给他带来了力量和勇气。他有时也议论“杀鱼是不是罪过”,对受伤的左手感慨一番,如:“这算什么手啊?”这些心理描写和细节刻画往往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用第三人称“他”的口吻描述老人的相貌、阅历居住环境,生活状况,展现给读者的是一位饱经风霜、坚强独立的硬汉形象。叙述者的人称不断改变???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交替使用,使单调的捕鱼过程显得多姿多彩,引人入胜。

《老人与海》非常讲究照应的完美,对比的强烈。老人独自一人住在海边一座简陋的茅棚里,第 85天的黎明他从这里扛着工具由孩子送他出海;两天后的黎明,他独自驾着小船又回到了海边。孩子第一个来看他,整个故事就是这样,在时间、地点、人物及道具方面形成了照应关系,有头有尾,产生一种完满的美感。同时老人的性格威力也是在不断出海???捕大马林鱼???斗鲨等一系列冲突中逐渐显示出来的。大马林鱼、凶鲨它们强壮有力,为所欲为;老人年老体弱,孤单一人而临强大的敌手,展开交锋和冲突是非常激烈的,老人能在最后打退一切进攻者,这种威力不能不让人赞叹。这种以弱对强地斗争,能够强化矛盾冲突,更鲜明地突出主体性格的深厚层次。文中使用这样的照应对比,有助于对作品进行全面集中的把握,整体感很强。

余秋雨 先生曾经这样评价说:《老人与海》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却成了一个伟大的作品,原因何在?因为在这个作品里边有一种“未知结构”。“未知结构”是什么呢?就是看完这个作品以后,你却很难评价这个名叫桑提亚哥的老人究竟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他在奋斗,捕获了一条非常巨大的鱼,可是到了最后,他拉回来一副空骨架,他究竟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海 明威先生一直在积累或是寻找,找到一种释放的方式,将自己的内心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表现出来。《老人与海》就是他表现自己的一生的方式,老人其实就是他自己的象征,“人可以被毁灭,却不可以被打败”这几乎可以被看作海明威一生的精神支持。

参考文献:

[1] 袁贤铨:《简论海明威的“冰山”风格》,《宁波大学学报》, 1996年第 1期。

[2] 李国庆:《大海般的韵律和内涵》,《外语教学》, 2002年第 3期。

作者简介:刘娟,女, 1981?,本科,湖南师范大学在读硕士,助教,研究方向:文艺学,工作单位:湖南涉外经济学院。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