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国学综议
国学是什么,答案有种种,至今纷然。或曰国学即四书五经,孔孟之道,或曰国学指经史百家,或曰国学是中国自古以来固有的学问,或曰是指国故之学。拙以为国学的定义暂不下也罢。综观学界研讨国学,并不因没有同一的国学定义而妨碍。大体而言。五四以来谈国学,是针对西学以强势文化传入而兴起的研究中国历史文化的学问。但统称中国历史文化,似亦浮泛。因为研究者多偏于古代典籍研究,诸如非物质文化遗产则涉及较少。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传统文化之精华,集中于古代典籍之传承。典籍是中华智慧的载体。研究历史文化不能先重于典籍,典籍中当然有不合时宜的东西,有糟粕。但不研究,连好坏也无法区分,何以去粗去精,服务当今?是故,研究国学首要研究古代典籍,简言之研究古典。
谈到研究古典,不能不谈到汉字。任何古典必以汉字为载体。汉字是中国人的伟大发明。汉字多到五六万,常用者五千足矣。汉字非拼音文字,有音、形、义三者统一的内涵,汉字本身就富有智慧。汉字从远古传承下来,通用至今。今人读《论语》,不用翻译,大体能读懂,如与古人面谈,这就很了不起了!汉字通行各地,无碍于各地方言的阻碍即可相互沟通,语言不通则可笔谈,这就从根本上维系着中国思想文化的大一统,增强了民族的凝聚力。五四以来不少学者主张废除汉字,实行拼音化,事实证明是荒谬的。汉字被指责的诸多缺点,如难写难认、涵义不准、不便转化为简单符号等,都是无稽之谈。电脑应用证明,敲汉字速度远远快于拼音文字。汉字是国宝,是最可珍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已是当今学界的共识。章太炎治国学,以小学(文字音韵训诂)识字为基础,确为卓见。识字,当是研究国学的前提。
识字,识常用字不难,小学生即可完成。但是要进而通古典,却不易。王国维说,拙见于《尚书》不能解者殆十之五,只懂一半。大师尚如此,何况他人。不过,不要紧。因为古人对《尚书》有许多注疏,今人研究成果累累,还有多种今译今注本,只要细读、精读,多加参考,《尚书》的基本内容还是能理解的。读古典难,干什么事不难?仁者先难而后获。古训犹在,后生勉之!
读懂古典难,研究古典尤难。既然难,为什么还要去读取研究?朱自清说:一个有相当教育的国民,至少对于本国的经典,也有接触的义务。这里说“至少”,又说“义务”,可见了解古典的重要性。这重要性是什么呢?概括地讲,一是认识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来龙去脉,二是读古典激发国人传承优秀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三是承前启后,取精用弘,服务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读古典,治国学,最根本的是体认中华民族的精神,即国魂。有学者明确指出:“国魂者,源于国学者也。国学苟灭,国魂奚存?”章太炎谈:“夫国学者,国家所以成立之渊源也……而吾未闻国学不兴而国能自立者也。吾闻有国亡而国学之不亡者矣,而吾未闻国学先亡而国仍立者也。故今日国学之无人兴起,即将影响于国家之存灭,是不亦视前世为尤岌岌乎?”(《国家概论》)既然,国学关系着国家盛衰,民族存亡,那么从读古典开始,研治国学不是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么?作一个中国人能不了解国学么?我们知道,韩国人已经把中国人发明的汉字向联合国申报该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这样做有他们的道理。因为在韩国历史上使用过汉字,但近世以来韩国人懂汉字的人愈来愈少,所以他们急于保护申遗。而我们中国人始终通用汉字,怎么能不自爱其宝呢?保护汉字、尊重汉字,进而读古典、治国学正是我们当今义不容辞的义务。
汉字、古典、国学三者关系密切,保护学习和研究都十分重要,那么从哪里入手,抓住要害,解决问题呢?看来唯一的途径是读书、读古典,力求读通。古典浩如烟海,汗牛充栋、内容丰富。显然,东抓一本,西抓一本,拣在篮里就是菜,那是不行的。还得从源头着手,源头就在先秦原儒的文献。尽管传统文化向来称儒、释、道三家,还有诸子百家及诸史、文集,古典数量数不胜数。但儒学毕竟是传统文化的主干(也有以道家为主干者,此不赘辩),儒学传承几千年而不坠,至今影响尤烈。所以,还必须以研读儒学的四书五经乃至十三经。学者认为“国学又出于孔子者也。孔子以前,虽有国学,孔子以后,国学尤繁,然皆汇源于孔子,沿流于孔子,孔子诚国学之大成也,倡国魂而保国学者,又曷能忘孔子哉!”(罗志田《国家与学术》)真是很有道理的。当然,不能把古典和国学仅限于原儒,在今天尤不能像五四以来国学仅限于古典研究,更不能像过去那样疯狂地批儒,弃之如敝履,必须扩大视域,广涉一切有价值的古代典籍即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读儒学只是入门的需要而已。更何况,新时期的形势已非昔比。适应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需要,研讨国学就必须结合时代精神的要求,参照西学新成果,综合创新,从而创建一门新国学。这个任务必然是艰巨而繁重的。当代中国人理应有勇气、有决心,担当这一历史使命,为之不懈努力。
二、原儒定性
治国学先要读原儒典籍,具体谈要读孔孟,入门书首推四书五经。但有人谈当今读孔孟不合时宜。孔孟不能发财生利,不适应全球化竞争的形势。这话要以孔孟不能直接转化为生产力,从而增加财富,自然是对的。但全面地看问题,强国富民不能只抓物质生产力,要两手抓。物质生产力是硬实力,还要辅以强劲的精神文明动力即文化,文化是软实力。这是国人的共识。而发展文化、创造新文化,首先要继承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就是最基本的国情,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也必须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不然,马克思主义就不能中国化,就没有同中国大众的亲和力,中国人难以接受。毛泽东说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都要研究总结,是十分正确的。而了解和研究传统文化,必从孔孟开始,这是合乎逻辑的。
研究了解孔孟,关键在从整体上把握孔孟原儒学说的本质,为孔孟准确地作科学定性。这必须全面精读孔孟,领会其真谛才能做到。孔孟学说究竟什么是其本质、真谛呢?或说它是没奴隶主的学说,或说是新兴地地主学说,都是为剥削阶级服务的。但是,只要认真读孔孟,孔子说“仁者爱人”,“修已以安百姓”、“博施于民而能济众”、“泛爱众而亲仁”、“使民以时”、“利以平民”等等,孟子谈“民为贵”,反对滥杀无辜,要求“不违农时,主张制民之产,民众应拥有“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称扬武王的“吊民罚罪”之师,难道这些都不是为民众利益着想么?是故,不能抓住孔孟的片言只语,一概抹煞孔孟爰民为民的主旨。
孔孟肯定有其时代局限性。如孔子主张“爱有差等”,孔孟都主张礼治,因此有人认为这是维护贵族等级制,有利于剥削阶级统治。然而仔细分析,孔子所谓“爱有差等”不过是说人有血缘之亲,爱父母妻子通常会超过爱其他人,这都不过是人情之常。至于礼治的主张,确实有等级制的意思。但等级制也有两种,一种是维护专利暴政的等级制,一种是社会管理的行政等级制。对前者,孔孟是坚决反对的。孔子极赞尧舜禹,皆系远古贤君,反对对民众的虐(不教而杀)、暴(不戒视成)、贼(慢令致期),控诉“苛政猛于虎”,孟子则主张昏君应“易位”,赞同“诛一夫纣”,明言民贵君轻,都有反暴政专制的鲜明立场,但对行政等级制,正如后世之官制。试问,能够取消这种等级制,废除社会正常的行政管理吗?而在孔孟其时,历史上还没有产生完善的民主政体。比较三代之制,唯有周礼尚存有远古民主制遗风,为最优选择,故而孔子说“吾从周”,孟子要求恢复远古井田制,此外更无别的途径。孔子所谓“克己复礼”,正是要求统治者(管理者)克己而行周制。是故,不能一概反对等级制。孔孟反对的是暴政专制,并不反对合理的社会管理等级制(这在今天乃至以后也是不应反对的)。至于什么样的等级制是合理的,当然是可以讨论的,现在我们不是也在强调体制改革么.
我以为,将孔孟定性为维护剥削阶级利益的学说,是不慎重的。孔孟都是在野之士,孔子出身微钱。少时多能鄙事,孟子游说诸侯,来尝晋升政要,二人都是士人。所谓士,在先秦有没落贵族,有新兴地主,更有大量自耕农有技艺专长者,是社会的下层人物,(如大舜即然),他们有国人身份,接近劳苦大众,是社会中坚,具有强烈的人权平等要求和社会责任感,有条件时能参与政治。孔孟正是士人阶层的代表人物,即君子儒,应当说孔孟学说是士文化中的进步文化,而这一进步文化正是几千年来传统文化中最有价值的精华部分。
也有学者因孔孟论道德伦理和教育方面甚多,定性孔孟是道德伦理学说,或只承认他们是教育家。这也是片面的。有明星专家讲心得,大谈孔子要人反求诸己,严责自身以适应形势云云,这也是偏颇的。殊不知孔孟都力求积极干政,游说诸侯,知其不可而为之。孔孟都不是单纯的道德家、教育家,而是关注国计民生的政治家。孔孟“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就是以尧舜仁政、文武样板改造社会。孔子有“足食足兵”、“富之教之”之论,孟子论证尤多,针砭时弊,议论风生。因为他们据有实现大同的理想,主张君子治国,精英政治。其道德论理与教育思想都是服务于这一大目标的。正因为这个原因,孔孟都认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要求天子同庶人一样修养道德,做出表率,目的在于从正心诚意修身齐家,落实道治国平天下。由于正心是修身之始,孟子还特别强调心性之学(宋明理学因之)。可见孔孟决不是单纯的道德家、教育家,而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君子儒志士,孔子曰:“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孟子曰:“如欲平治天下,舍我其谁!”
孔孟都有尊君思想,但没有愚忠观念。讲愚忠的三纲论也是后人的曲解。此类的曲解,历来多有,均应一一辩之。那么,孔孟就没有缺陷、没有可非议处吗?当然不是。孔孟生活在先秦,距今两千年以上,不可能没有时代局限性。笔者的看法是,正确评价孔孟,为之科学定性,要顾及时代,顾及全体,客观分析。不可抓住一肢一节,以偏概全。倘以一孔之见自炫,信口开河,非但辱没先贤,尤不利汲取精华,服务当代。
(未完待续)

(2009-08-24 12:11:0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6d569f0100euv4.html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