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关注言语的对象。
例:林黛玉: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因问: “常服何药,如何不急为疗治? ”黛玉道: “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日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他又说: ‘既舍不得他,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 ’疯疯癫癫,说了这些不经之谈,也没人理他。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 ”—-客观公正的回答。对方好心。

邢 夫人苦留吃过晚饭去,黛玉笑回道: “舅母爱惜赐饭,原不应辞,只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领了赐去不恭,异日再领,未为不可。望舅母容谅。 ”—-对舅母很尊重。

今见 王夫人如此说,便知说的是这表兄了。因陪笑道: “舅母说的,可是衔玉所生的这位哥哥?在家时亦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唤宝玉,虽极憨顽,说在姊妹情中极好的。况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同处,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的,岂得去沾惹之理? ”—-似信非信。又不能违背舅母的好心。

(二)关注言语的动机:
王熙凤高高在上,她就无所谓对谁尊重,而是要展示她的权威。只要她的权威在,她就可口没遮拦。又好出风头。

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 “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 ”黛玉纳罕道: “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 ”……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 “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 ”说着,便用帕试泪。贾母笑道: “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 ”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 “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意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 ”又忙携黛玉之手,问; “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 ”一面又问婆子们: “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

…… 又见二舅母问他: “月钱放过了不曾? ”熙凤道: “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这半日,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 ”王夫人道: “有没有,什么要紧。 ”因又说道: “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 ”熙凤道: “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 ”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

(三)关注语言的效果:
例:林黛玉:

贾母因问黛玉念何书。黛玉道: “只刚念了《四书》。 ”黛玉又问姊妹们读何书。贾母道 “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 ”—-还比较老实。如实回答。

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 “妹妹可曾读书? ”黛玉道: “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 ”—-知道老太太不热衷读书,姐妹们读的估计也不多,怕自己出风头惹祸,马上改口中。

宝玉 ……又问黛玉: “可也有玉没有? ”……黛玉便忖度着因他有玉,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 “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 ”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 “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 ‘通灵 ’不 ‘通灵 ’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 ”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玉。 ……贾母忙哄他道: “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心;二则你姑妈之灵,亦可权作见了女儿之意。因此他只说没有这个,不便自己夸张之意。你如今怎比得他?还不好生慎重带上,仔细你娘知道了。 ”说着,便向丫鬟手中接来,亲与他带上。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