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祝福》的内容梗概是什么?
《祝福》始发于 1924年,距今已有 80多年的历史了,至今也丝毫并未因历时的久远而失去魅力与光辉。相反,却因为小说的艺术价值超迈而显现出它无限的价值。

小说写的是主人公祥林嫂短暂的一生里所发生的凄惋悲怆的故事。

那么祥林嫂的故事是怎样的呢?

祥林嫂“不是鲁镇人”,其实她是哪里人,也没有人知道的。只是带她出来做工的中人卫老婆子“母家”是“卫家山人”,祥林嫂是“自己母家的邻舍”,所以,“大概也就姓卫了”,至于祥林嫂叫什么,姓什么,也没有人去过问。

照理说,一个卫家山的山村女人,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她的小日子也还是可以过下去的。然而不幸的是祥林嫂却一点也不走运,二十六七的年纪,就“死了当家人”,“家里一个严厉的婆婆”,“一个小叔子”“十多岁”,比她“小十岁”。小说写的是“死了当家人”“所以来做工了”,实际上,究竟是被“婆婆”赶出来的,还是婆婆用她出来打工解决一个生口问题,或者是祥林嫂自己要出来的,没有人知道。

祥林嫂出来做工,遇到的是“鲁四老爷”这个冬烘不已的伪道学先生,他给了祥林嫂不少刁难,然而单凭祥林嫂的“模样周正,手脚都壮大,又只是顺着眼,不开一句口,很像一个安分的人”,总之凭着祥林嫂的力气与努力,倒也还相安无事。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还没有干到四个月的时候,突然的一天,祥林嫂的婆婆设计一个套子,想方设法把祥林嫂从鲁四老爷家给劫走了。劫走祥林嫂的动机,不过是将她卖到深山野?里去。原因是“她有小叔子,也得娶老婆,不嫁了她,哪有一注钱来做聘聘礼?”而“她的婆婆”虽然才三十多岁,却“倒是精明强干的女人”,“很有打算”,“倘卖给本村人,财礼就多;惟独肯嫁进深山野?里去的女人少,所以,她就到手了八十千。现在第二个狮子的媳妇也娶进了,财礼只花了十五,除去办喜事的费用,还剩下十多千。”

按照封建礼节,祥林嫂是不同意自己被卖的,但是她哪能由得了自己作主。虽然撞出了一大堆血的代价,她还是被迫与一个叫贺老六的人结了婚了。“到年底就生了一个孩子,男的,新年就两岁了。”而她的男人“所有的是力气,会做活,房子是自家的。”总算“她真是交了好运了”。

不过真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年的秋季”,“大约是得到祥林嫂好运的消息之后的又过了两个新年”,也就是说,祥林嫂被抢回去结婚两个年头之后的两年,“她的男人”“谁知道年纪青青”就断“送在伤害上”。照理说自己有儿子,也能过好自己的寡妇生活,哪知,开春的时候,她唯一的儿子阿毛却叫狼刁走了。没办法又守了寡。守寡倒没什么,给祥林嫂打击的是,在她“只剩了一个光身”的情况下,“大伯来收层层,又赶她。”“她真上走投无路,只好来求老主人。”至此,祥林嫂山村里的好运就此告一个段落。

不过,更大的不幸可能在后面。如果说先前的祥林嫂在鲁四老爷家还得到了鲁四老爷的同情,而这一次却是有所不同了。 “她仍然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祆,月白背心,脸色青黄 ”, “只是两颊上已经消失了血色,顺着眼,眼角上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 ”已经嫁了两回人的祥林嫂,鲁四老爷是不待要她的,好在鲁四嫂还算心怀恻隐, “四婶起刻还踌踌,待到听完她自己的话,眼圈就有些红了。 ”终于收留了她。不过她的日子并不好过。 “大家仍然叫她祥林嫂 ”。 “然而这一回,她的境遇却改变得非常大。 ”一是她自己的劳力已经大不如前,二是毕竟她嫁了两次人的,这对于封建的鲁四老爷可是一个大忌。再者,毕竟她的阿毛总是令她伤心,不免有点神叨叨的。而所有这一切似乎都给她自己的生活及至未来带来无限的影响。首先是鲁四老爷就不乐意。 “当她初到的时候,四叔虽然照例皱过眉,但鉴于向来雇用女工之难,也就并不大反对,只是暗暗地告诫四姑说,这种人虽然似乎很可怜,但是败坏风俗的,用她帮忙还可以,祭祀时候可用不着她沾手,一切饭莱,只好自已做,否则,不干不净,祖宗是不吃的。 ”

“ 四叔家里最重大的事件是祭祀,祥林嫂先前最忙的时候也就是祭祀,这回她却清闲了。 ”最大的祭祀不能干了,洗碗擦盏的小活也不能干了。

剩下的只是叨念她的阿毛, “我真傻,真的 ”,弄得她自己也没有一丝精气神。

柳妈一干人等的讥讽,她几乎已经没有多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加上终日 “除烧火之外,没有别的事,却闲着了,坐着只看柳妈洗器皿。 ”心中的落寞恐怕谁也无从知晓。

或许柳妈好意,告诉她, “你到土地庙里去捐一条门槛,当作你的替身,给千人踏,万人跨,赎了这一世的罪名,免得死了去受苦。 ”哪怕是捐门坎花了 “大钱十二千 ”她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时人的冷遇。更没有逃过鲁四老爷家的祭祀的规矩, “也不再去取烛台,只是失神的站着。直到四叔上香的时候,教她走开,她才走开。 ”以致 “这一回她的变化非常大,第二天,不但眼睛窈陷下去,连精神也更不济了。而且很胆怯,不独怕暗夜,怕黑影,即使看见人,虽是自己的主人,也总惴惴的,有如在白天出穴游行的小鼠,否则呆坐着,直是一个木偶人。不半年,头发也花白起来了,记性尤其坏,甚而至于常常忘却了去掏米。 ”“全不见有伶俐起来的希望。 ”“他们于是想打发她走了,教她回到卫老婆于那里去。 ”“然而她是从四叔家出去就成了乞丐的呢,还是先到卫老婆子家然后再成乞丐的呢?那我可不知道。 ”

至于祥林嫂在鲁镇大兴祭祀的时候, “老了 ”, “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 ??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 ”

“ 什么时候死的? ”

“ 什么时候? ??昨天夜里,或者就是今天罢。 ??我说不清。 ”

“ 怎么死的? ”

“ 怎么死的? ??还不是穷死的? ”他淡然的回答,仍然没有抬头向我看,出去了。

这就是鲁四老爷留给“我”的关于祥林嫂的最后一句话。在经历了丧夫、被迫改嫁、再丧夫丧子、被鲁四老爷赶出家门的种种苦难之后,孤独而凄凉地死在鲁镇人们一派热闹祥和的“祝福”声中。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