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祥林嫂悲剧的再认识???重读《祝福》,邹秀荣,山东教育 2001/11:

鲁迅著名的短篇小说《祝福》始发于 #$%&年,距今已有 “’多年了,却并未因历时的久远而失去魅力与光辉,不仅祥林嫂这个名字流传得妇孺皆知,而且学术界对这篇小说的研究也是如火如荼。如此短小精炼的作品,读者却总也“品”不完、“道”不尽,可见其张力之大。笔者在重读这一经典作品之后,对祥林嫂悲剧产生的原因同样有了新的认识。

小说通过“我”之口,讲述了主人公祥林嫂短暂的一生里所发生的凄惋悲怆的故事。祥林嫂在经历了丧夫、被迫改嫁、再丧夫丧子、被鲁四老爷赶出家门的种种苦难之后,孤独而凄凉地死在鲁镇人们一派热闹祥和的“祝福”声中。小说中的祥林嫂与作为中国传统社会象征的鲁镇是一种被蚕食与蚕食的关系。过去有不少分析文章及教学参考资料常常引用毛泽东关于“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的论断,来剖析祥林嫂悲剧的根源。这确实可以部分地阐明个中的“原因”,因为“族权、神权、夫权”在祥林嫂悲剧中的作用本是十分明显的,但过分强调“政权”的作用,特别是将鲁四老爷定义为“杀死”祥林嫂的元凶,则让人感到多少是有些从理论原则出发,而脱离了本文描写的实际。

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独坐在发出黄光的菜油灯下,想,这百无聊赖的祥林嫂,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的,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先前还将形骸露在尘芥里,从活得有趣的人们看来,恐怕要怪讶她何以还要存在,现在总算被无常打扫得干干净净了。”我们从中可以看出,这里没有敌人,只有“人们”和“无常”。祥林嫂在鲁镇所扮演的角色,是“百无聊赖”的“看得厌倦了的”“玩物”。鲁迅在“祝福”这般温馨的题目下,诉说一个大家熟视无睹的苦难故事,似乎要着意告诉人们什么叫人间。他说得那么平静,那样不以为怪。在他眼中,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从这一角度出发,我们可以进一步探讨造成祥林嫂悲剧的深层原因。

鲁迅笔下的祥林嫂是一个安分守己、勤劳善良的劳动妇女,她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执着的求生欲望,极容易满足的她本应生活得很好,却过早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年纪轻轻便撒手人寰。分析祥林嫂短暂的生命历程,首先改变她命运的应是无情的病灾???疾病先后夺去了她的两个丈夫的生命;其次是凶残的狼,狼吃掉了她惟一的儿子???阿毛。在家乡呆不下去了,祥林嫂选择了第二次来鲁镇做工。由于她境遇的变化,鲁镇人对她的态度变成了冷漠和鄙视,代表人物便是鲁四老爷。他认为祥林嫂不干不净,“祭祀”时不许她插手,给了祥林嫂本已十分脆弱的精神以重大打击,顿生了被遗弃的苦闷。柳妈的关于阴曹地府的描绘又使祥林嫂背负上了死的恐怖。捐门槛之后仍然争取不到做人的权利,逼得她欲生不能、欲死不敢,最终在精神彻底崩溃之后无助而惶恐地离开了人间。从小说中所提供的信息看,病灾、狼、鲁四老爷、柳妈这是阻遏祥林嫂生存的四大障碍,前两者是自然的原因,后两者是社会的原因。试想,在这四个障碍中,如果有一个没有产生,祥林嫂的命运也许会因此而改变,至少她会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她是热爱生活的。 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短暂的一生里经历了如此多的不幸,读后不禁让人产生了“天有不测风云、人生艰难”的慨叹和沉重感,这极富人生意味的感受,正是小说能打动现代读者的重要原因之一。

鲁迅叙述故事的语气看似平静,其实深藏着沉重和悲哀。他对苦难的认识是深刻的,在他的生命哲学中,有一种浓浓的苦难意识。

他的眼中是一个“吃人”的、地狱般的世界,这世界在他眼里有一个“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和“无物之物”。鲁迅曾经用佛教的“境由心造”来解释他的世界,即以苦难之心造苦难之境。鲁迅一生都在怀疑他所看到的这种地狱的存在,同时一生都在看到这个地狱,而他最终也没能驳倒自己而否定苦难的真实性。鲁迅与通常的改革者的一个重大区别,是他在存在本体论上把握苦难,所以他深刻,所以他几乎没有因某个光明事件的到来而兴高采烈,当然,更不会因高稿酬和吃鱼肝油而感到人生由此便走向了幸福。作为思想家的鲁迅,深切地关注和思考着人类、人生、人性的根本问题。人类的苦难,是宗教也是任何人文思想家都必须正视和回答的问题。人天生就是一个有限的匮乏的中间物,在命运面前,人无法不接受生老病死,这是一切存在者都不可避免的苦难。浓重的苦难意识、对人的生存状态的深刻洞察与理解,使 鲁迅先生赋予了祥林嫂的人生以太多的苦难,丧夫失子的巨大不幸足以摧毁祥林嫂的肉体和灵魂,而这样的悲剧是在任何社会都不鲜见的。

人作为个体本身有无法避免的苦难,同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有极其残酷、冷漠的一面,正如 鲁迅先生所言:“在我自己,总仿佛觉得我们人与人之间各有一道高墙,……使大家的心无从相印。”鲁迅在他的作品中多次写到“看客”,《阿 #正传》中那豺狼嗥叫般喝彩着的看客们冷漠的眼神,使阿 #想到了又凶又怯、像鬼火般的狼的眼睛,未等刽子手的屠刀砍下,阿已被“看客”的目光杀死了。《祝福》中也同样写到了看客。从前面一段引文我们知道,祥林嫂是“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的,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这里,作品深刻地揭示了祥林嫂这类处于封建等级制度最底层的妇女,在中国传统社会惟一的存在价值,就是充当“玩物”,而且一旦“看得厌倦”,变得“陈旧”,便被断然地剥夺了存在的权利,这也正是祥林嫂的不幸之所在。因此,《祝福》中最触目惊心的场面是村里的男人女人们从四面八方“寻来”,听祥林嫂讲述她的儿子阿毛被狼吃掉的悲惨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在这里,人们所表现出的已经不再是可怕的麻木和迟钝,而是对于不幸的兴趣和对痛苦的敏感。自身以外的任何痛苦和灾难,都能成为一种赏心悦目的对象和体验,一方面是把他人的痛苦、不幸审美化,另一方面又通过“鉴赏”别人的痛苦,来使自身的痛苦得到排解、转移,以至最后遗忘,甚而至于从这种“鉴赏”中达到自我的“满足”,而在别人的痛苦、悲哀“咀嚼赏鉴”殆尽成为“渣滓”以后,就立即“烦厌和唾弃”,施以“又冷又尖”的“笑”。这种情感与行为方式表面上麻木、混沌,实际是显示了一种人性的残忍。这些“看客”就是鲁迅眼中的“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的组成部分,祥林嫂正是这“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的祭坛上的牺牲品。

中国道家系统和佛家系统(尤其是后者),并不乏对深渊的观照与洞悟,问题在于,由此生出什么样的生存智慧。也正是在这个关键处,道家由此而生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老子》);佛家则由此生出大悲愿、大怜悯,释迦牟尼出家,就是为了救众生于水火。但在中国的土壤上,这种宗教却并没有因大灾难生出大悲悯,反倒更加强固了对人间苦难的无动于衷和对世人的冷漠无情,这就是“看客”产生的根源。鲁迅的深刻就在于此,他站在哲学的高度塑造了祥林嫂的悲剧人生,人生的苦难与人性的冷漠、残忍应该就是小说中提到的“无常”的一个方面吧。 鲁迅先生平静地、不以为怪地诉说这个悲剧故事,是因为他述说的“这一个”与一般人的生存环境及命运绝无二致,对此的孰视无睹、麻木不觉,正是“人们”一种普遍的悲哀。

总之,祥林嫂悲剧产生的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单单把鲁四老爷作为凶手加以拷问,似乎带有太多的政治色彩。或 许鲁迅先生写作此文的确出于反封建的目的,但由于他思想的深刻以及对人的生存状态的长期关注和思索,而给小说注入了更深广的内容和内涵,使其具有了普遍的人生意义和价值。而这,正是《祝福》永远不乏读者的原因所在。

( 3)小说的主题是什么?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