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海》以其“由于他对叙事艺术的精通,突出地表现在他的近作《老人与海》中,同时也由于他对当代文风的影响”而获得 1954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在诺贝尔文学奖的评述 里有两个要素是不能忽视的。一个就是他的叙事艺术。一个是他的文风。那么,《老人与海》的叙事艺术是什么?

与我们传统所见小说的人物形象 相比,《老人与海中》的故事情节并不算复杂,无非写的是一个老人如何在海上几十天的时间,孤独地与时间为伍,渡过了一段值得记忆的时光而已。其中较为采精的部分就是课文所选,老人如何与侵占他的死鱼相斗的故事。而这一部分也并没有任何奇绝之处。无非写的是,老人好不容易打了一条一千多斤的大鱼,托在自己的船上,充满幸福地回家。然而,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已经那样。你想得到鱼,而鱼也是需要生存的。鱼也要吃鱼。 在整个归途之中,有几条大鲨鱼吃掉了老人的辛苦打来的鱼,而老人也毫不含糊地打死了几条大鲨鱼。

在这个故事之中,没有波澜,也没有起伏。有的只是老人的心理活动。有的时作者静静地对自然与人的关系的冷静观察。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归途之中,老人并浊一个身强力壮的人。他也没有那些多不胜数的利器。他仅仅有的就是一把 鱼叉,一把刀子,一根短棍,一根舵把。这与我们想象的武器齐备相差很远。然而,令人关注的是老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最不缺的就是他的沉着,勇毅与及对生命的无限的张力。

从本文的题目之上我们似乎看到了一种不可低估的力量之美。那就是一个孤寂的老人,和他面对的博大无边的海的对比。一个孤寂无助的老人和吃人不见血的大鲨鱼之间的斗争。同时我们还看到,眼见自己的命运似乎不济的情况下,老人却并没有任何一退缩之感,有的只是对自己生命和责任的稳如泰山般的沉静。而这些恐怕都是打动之心之处。

或许正是这些原因,小说写出二年之后,即被评为诺贝尔文学奖。其评奖词中是这样评价的:“ 【获奖评语】由于他对叙事艺术的精通,突出地表现在他的近作《老人与海》中,同时也由于他对当代文风的黟响。颁奖词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安德斯?奥斯特林”(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演说集,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1992年 1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具体地讲,还有这样的评述内容:

“在我们现代,美国作家们在文学的一般特征上,打下了越来越深的标记。……他们充分利用了他们所拥有的美国特殊的风格和语言词汇。这一点受到了欧洲公众的热烈欢迎;人们一般都认为美国人写的东西应具有美国味,从而为丰富世界文学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欧内斯特?海明威更使我们感到一个年轻国家,正在极力寻求属于他自己的那种准确的表现形式。他那戏剧性的节奏,以及明快的曲线,使海明威与众不同,鹤立鸡群。对他来说,那种充满着生命活力的独特性,与当代悲剧和幻灭般思潮截然不同。海明威……他读过采访手册,其中第一条就是:‘句子要短,段落要简单。’当时纯技术上的训练,使得海明日后具有有非凡的“自律”艺术力。……

当我们举出他的作品的若干要素时,我们不能忘记,他的描述技巧往往以小巧的,短小精悍的作品形式达到巅峰。他那简洁、精炼、准确的短篇小说的主题,都深深地打入了我们的头脑。这一类杰作,特别是《老人与海》 (1952),令人难忘地叙述了一个古巴老渔夫和一条大西洋巨鲨搏斗的故事。当渔夫出海捕鱼时,一场人和命运搏斗的戏开场了,这篇故事,讲的是即使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仍要坚持不懈、斗争到底的动人一幕,是道德上获得全面胜利的赞歌。这一出戏,仿佛时时刻刻,不断地在我们眼前出现,说明了“积小成大”的重要意义。正如书中写道:“人是不能被打败的,人可以被摧毁,但决不能被打败。”

海明威……也具有一种英雄的悲怆本色,这种精神成了他对生命彻底觉悟的基素,表现在男性对危险与搏斗的偏爱,表现在对死亡与暴力阴影笼罩下的现实世界中,打漂亮仗的每一个人的自然的倾慕。不管如何,这是他对男性崇拜的积极一面,因为一般的男性主义,总是变成愚勇的炫耀,从而使自己导致了失败。因此,我们应该记住,勇气一直是海明威的主题 —-这是他在考验自己性格中的冷醋、残忍的一个方面表现,不,他所以这样做,应该看成是对伟大的和丰富的瞬间的否定。

另一方面,海明威又不象一些以写作来说明某些原则与学说的作家。一个叙事的作家,应当客观,并且避免去扮演天父上帝的角色,对这一点,他早在堪萨斯城的编辑部里就懂了。海明威能够一方面了解到战争是一种对他那个时代发生决定性影响的悲剧命运;在另一方面,又能以一种沉静的现实主义去看待它,没有幻想,蔑视一切装腔作势的评论,尊重客观。因此它的坚强来之不易。

海明威作为我们这一时代伟大文体的创造者之一,在近 25年的美国和欧洲的叙事艺术中,有着显著的重要性。这一重要性,主要是在于他那生动的对白,语言增减得恰到好处,既使人易懂又达到令人难忘的境界。他又以精湛的技巧,再现了口语中一切的奥妙,甚至再现了人的思想的静止和紧张得出了轨了的“机器”的那种无言状态。有时,那些看来不很重要的谈话,当我们一旦认识到他所用的方式,就能理解绝不是可有可无的。他宁愿将读者的心理反应留给他们自己,他的这一自由的写作方法,给他的自然观察带来很大好处。

……

尤为甚者,我们还能找到一条象征的经纬……海明威和麦尔雏尔都不是在编纂寓言,那汪洋大海以及其中的巨怪,都成为这两位作家笔下最丰富的诗的质素。但他们分别使用了不同的手段,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来完成共同的主题??人的忍耐性,以及向那不可能战胜的事物挑战的可能性。正如海明威所说:“人可以被摧毁,但决不能被打败。”(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演说集,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1992年 1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显然,从以上的评述中,我们也不难得出结论。海明威小说的成功,两个方面的或者说三个方面的要素是不可小视的。其是一他的叙事的精要。事无巨细。二是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揭示。三是语言的简洁与明了。这三者构成了海明威作品的精华。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