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林黛玉进贾府的》精华品析:

我们从宁府与荣府两个封建大家庭的建筑及内部装饰上能读出什么内容来?怎样评价作者这样的描写?

《红楼梦》一开篇就写贾府的环境,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这种用意当然是有的,而且不容小视。

换句话说,《红楼梦》的环境描写,已经为下文的开展以及贾府后来的衰败设下了一个伏笔。

从上文中我们看到“宁”,“荣”二府,确实是气派不凡。一者范围广大,二是建筑精美,三是内部设施豪华。而且两府各有不同的风格特色。这些都是极具有文学的价值。

而所有这些,并不是为小说而小说地写的,作者似乎已经为读者留下了思考的空间,

一方面说明他们有这个封建的地位与特权作为保证。而一旦这些东西不存在了,也就难免“如大厦之将倾”“树倒猢狲散”。在小说中,这样的对比效果是十分明显的,也是小说有价值的体现之一。

再者,我们从小说里已经看到,要维护这样一个大家族,没有相当的能耐是不行的。而贾府人家,林林总总,事情又是那般繁琐,要简单都不行,要想维护这样两个不事生产而只有吃喝的家族,恐怕实在是难上加难。有的《红楼梦》研究专家或经济学者在研究《红楼梦》时就已经注意到,《红楼梦》的典型意义不只是在封建家族的兴衰上,而且还折射到了当时中国的社会经济方面。比如为什么清朝最终灭亡,这与众多贵族家庭不事生产,只有纯粹的消费有关。

从课文所写的王熙凤的出场,怎样评价王熙凤这个人物?

王熙凤在本回中的出场向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经典场面。凤姐的泼辣伪善,能干精炼,给人下深刻的印象。 可称点睛之笔。实实在在地画出了王氏“明是一团火,暗是一把刀”的性格特点。且不说王氏的出场惊煞了林黛玉,凤姐在老太太面前一通表白,就足以令人刮目相看,吟味不已:

当林黛玉“连忙起身接见”,与王氏的相会僵持了一会之后,林黛玉好不容易才叫出了一声“嫂子”。“黛玉忙陪笑见礼,以‘嫂’呼之。”紧接着,作者写道:

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妈妈偏就去世了!”说着,全用帕试泪。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意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一面又问婆子们:“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仔细分辩,我们才发现,这段文字,通常都认为,它是写五熙凤的乖巧机灵的,突出写她讨好贾母,耍弄权势的特点。然而,这里至少包含四层意思。

其一.林黛玉的模样好不好,一看就能看出来,用得着王熙凤如此“细细打谅”?这是真心还是假意?把林黛玉跟天下所有“标致人物”相比,有谁能堪此任?如果有,那绝对一流,如果没有,那么,王熙凤就是在撒谎。从下文可知,林黛玉并非十全十美的人物,这样,凤姐的虚情假意也就一目了然:她并不是真心欣赏林黛玉,纯粹是为了讨好贾母而装模作样。也是在为给自己摆谱而装模作样。

其二.按王熙凤的逻辑,只有贾母的嫡亲孙女才美,林黛玉之所以美,完全是因为她“像”“嫡亲孙女”的原因,外孙女就是外孙女,怎么可能作嫡亲的孙女?而黛玉根本不可能是贾母的嫡亲孙女,所以,赞黛玉的美就是一句假话。凤姐的赞美,只能是敷衍讨好贾母,为自己增加一些权势的资本。因为在一个外人的面前,把一个在贾府中权力中天的人物如此对待,那么此人在贾母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而凤姐窥测到了这一点,所以不得不及时作出反应。

其三.好像凤姐对黛玉是一片关心,又是“携着手”,又是“细细打谅”,其实都掩视不住凤姐对林黛玉的排斥与忌恨。因为在王熙凤看来,值得赞美的人只能是贾府中的人物,而林黛玉却只是姑妈的女儿,况且,姑妈已经不在了,黛玉的父亲也不在身边,等于林黛玉就是一孤女。而对于孤女,则只有同情和可怜的份了。值得提的是,黛玉初来乍到却受到贾母的垂爱,这样无疑会分散贾母对自己的看重,凤姐当然就要排斥黛玉了。

其四.再有,从下文可知,王熙凤接着最关心的还是她手中的权力有没有得到最好的实现:“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一面又问婆子们:“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这里的言外之意是,你林黛玉到贾府的一切迎来送往,都是我凤姐的功劳,这么繁杂的事务,没有我凤姐的打点恐怕是难于凑效的。可见,王熙凤虽然也迎接了林妹的到来,但她的心思并不在真心欢迎林妹上,而是在观察她的权力是否能得到实现上面。当然更是将她自己在贾府中的地位充分展示出来了。

正因为如此,蒙古王府本脂砚斋评《石头记》说得好:“以‘真有’‘怨不得’五字写熙凤之口头,真是机巧异常。‘怨不得’三字,愚弄了多少聪明特达者。”原来五熙凤只是一个心怀忌恨而表面乖巧八面玲珑的人物,但她却以自己的乖巧圆滑巧妙地把自己心中的妒忌掩盖了。二百年来不知迷惑了多少读者。(转引自《红楼梦研究集刊》第一辑 P271)

这只是从王熙凤的一个方面来说的,至于王熙凤出场的那个场面,则不容赘述了。

怎样看待课文中的人物关系?如何看待作者这样的设计?

学习本文还有一个亮点,就是从众多的人物关系中我们看到了封建社会的衰亡本色。从本课中,我们已不难发现红楼梦的独特魅力之处。那就是,小说一开篇就给我们呈现了一幅人物众多的组织关系图。或者说是等级关系图。

这一部分虽然在上一回有所交待,但比起这一回来,上一回显然是不够清晰的。而这一回却完全给我们展示了一幅复杂的人物关系图。

比如在上一回中,作者借 冷子兴的口,演说了荣国府的一些基本状况:

“……当日宁国公与荣国公是一母同胞弟兄两个。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这位珍爷倒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叫贾蓉。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再说荣府……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 侯家的小姐为妻,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贾赦,次子贾政。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尚在,长子贾赦袭着官,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皇上因恤先臣,……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头胎生的公子,名唤贾珠……一病死了。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这就奇了,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公子……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作宝玉……”

……

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 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

雨村道:“……方才说这政公,已有衔玉之儿,又有长子所遗一个弱孙……”子兴道:“政公既有玉儿之后,其妾又生了一个……若问那赦公,……长名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从以上内容来看,贾府上下的关系已经够复杂的了。

然而,还有更为复杂的,即从本课中,我们已经有所觉察。例如,单是接送林黛玉的下人老妈,就是一长串队伍:

且说黛玉自那日弃舟登岸时,便有荣国府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何况今至其家。……自上了轿……又行了半日,忽见……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进了西边角门。那轿夫……便歇下退出去了。后面的婆子们已都下了轿……另换了三四个衣帽周全十七八岁的小厮上来,复抬起轿子。众婆子步下围随至一垂花门前落下。……林黛玉……进了垂花门……台矶之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

黛玉……只见三个奶嬷嬷并五六个丫鬟,簇拥着三个姊妹来了……

当下茶果已撤,贾母命两个老嬷嬷带了黛玉去见两个母舅…… 邢夫人……遂带了黛玉与 王夫人作辞……早有众小厮们拉过一辆翠幄青绸车……众婆子们放下车帘,方命小厮们抬起,拉至宽处,方驾上驯骡,亦出了西角门……遂令两三个嬷嬷用方才的车好生送了姑娘过去。

一时黛玉进了荣府……众嬷嬷引着,便往东转弯……于是老嬷嬷引黛玉进东房门来。……本房内的丫鬟忙捧上茶来。黛玉一面吃茶,一面打谅这些丫鬟们,妆饰衣裙,举止行动,果亦与别家不同。

茶未吃了,只见一个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鬟走来笑说道:“太太说,请林姑娘到那边坐罢。”老嬷嬷听了,于是又引黛玉出来……

黛玉……只见一个丫鬟来回:“老太太那里传晚饭了。” 王夫人忙携黛玉从后房门由后廊往西……这院门上也有四五个才总角的小厮,都垂手侍立。

王 夫人遂携黛玉穿过一个东西穿堂,便是贾母的后院了……已有多人在此伺候……贾母正面榻上独坐……贾母命 王夫人坐了。迎春姊妹三个告了座方上来。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旁边丫鬟执着拂尘、漱盂、巾帕。李、凤二人立于案旁布让。外间伺候之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寂然饭毕,各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早见人又捧过漱盂来,黛玉也照样漱了口。

黛玉只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自幼奶娘王嬷嬷,一个是十岁的小丫头,亦是自幼随身的,名唤作雪雁。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气,王嬷嬷又极老,料黛玉皆不遂心省力的,便将自己身边的一个二等丫头,名唤鹦哥者与了黛玉。外亦如迎春等例,每人除自幼乳母外,另有四个教引嬷嬷,除贴身掌管钗钏盥沐两个丫鬟外,另有五六个洒扫房屋来往使役的小丫鬟。

作者写这些东西有何用处??显然不是有用无用这一句话能说清楚的。应该说这就是文学作品的需要。它的复杂性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理解力范畴。简单地说,单是这下人老妈就一大堆,这对于全面反映一个封建大家族由盛而衰,又将起多大的作用?再者,正是这些复杂而又条理清晰的叙述,足见作者高超的文字水平。

近年,徐恭时作新统计。基础工作是:在历年阅读过程中,先以庚辰本作底本,逐回逐段地把人名材料作成札记,广览诸家表谱,相互核对,最后把人物归类。统计出: (一 )宁荣两府本支:男十六人,女十一人,宁荣两府眷属女三十一人。 (二 )贾府本族:男三十四人,女八人。 (三 )贾府姻娅:男五十二人,女四十三人。 (四 )两府仆人:丫环七十三人,仆妇一百二十五人,男仆六十七人,小厮二十七人。 (五 )皇室人物:男九人,女六人。宫太监二十七人,宫女七人。 (六 )封爵人物:男三十七人,眷属十四人。 (七 )官吏:有姓名及职名冠姓的男二十六人,只有职称的三十八人,胥吏男三人。 (八 )社会人物:各阶层男一百零二人,女七十一人。医生男十四人,门客男十人。优伶男六人,女十七人。僧道男十七人,尼婆四十九人。连宗男四人,女四人。 (九 )外国人:女二人。 (十 )警幻天上:女十九人,男六人。总计:男四百九十五人,女四百八十人,合计:九百七十五人。其中有姓名称谓的七百三十二人,无姓名称谓的二百四十三人。( http://cul.sohu.com/2004/05/14/58/article220125805.shtml

一部小说这么多人物及其复杂的关系,所发生的故事,一般想都不敢想了,而《红楼梦》却叙述得有详有略,或许这正是小说的魅力所在。而我们所学的课文这一节,就已经给我们暗示了众多人物的复杂特点,课文选取这一段其目的恐怕就在于让我们初步感受到小说的价值所在,对此有一个初步的印象。

你从两个小年轻人的交往中看到什么结局?

另外在这一节课文中,还有一部分写得最令人不能忘怀的就是两个充满憧憬的年轻人的初次见面。这次见面的外貌描写,心理描写,人情世故的描写,对故事未来的期待的描写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既可看作是《红楼梦》文学价值的一个窗口,又可看作是整部小说的一个引子。

那么,我们如何看待小说的这些内容呢:

《红楼梦》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为背景,以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为主线,真实而艺术地反映了我国封建社会走向衰亡的历史趋势。这部不朽的作品,以它丰富的生活内容、深刻的思想意义和高度的艺术成就达到了中国古典文学发展史上的高峰。难怪 鲁迅先生说:“自从《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选入高中语文课本中的《林黛玉进贾府》以林黛玉进贾府这一事件为中心,以她进贾府第一天的行踪为线索,通过她的目睹、耳闻、心感介绍了贾府一大批重要人物,初步展现了贾府 ??这一全书典型环境的概貌,拉开了红楼梦故事发展的帷幕。课文虽然是节选,但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已得到鲜明体现。黛玉的细心多虑与自尊,宝玉的蔑视功名利禄;凤姐的泼辣虚伪等等,都给人下深刻的印象。作者刻划人物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对众多人物的写法绝不雷同,写凤姐、宝玉出场的文字尤其脍炙人口,许多细节描写都极为精彩。

整部小说差不多写的就是怨男俊女的故事,自从它行世以来,就不知迷恋了多少读者。其中尤其是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爱情因子更是引人注目。本文主要是写林黛玉初进贾府的所见所闻,但也重点交待了林黛玉和贾宝玉之间细腻而微妙的感情关系。但我们在阅读此文时,能深深地感到,宝黛二人的爱情悲剧其实是早就写好的了。他们的爱情根本不会有什么本质性的结果。

首先就性格而言,林黛玉和贾宝玉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性格。一个是细心、谨慎、多虑、自尊。一个是混世魔王、顽劣异常、惫懒人物。这两种性格,无不各怀彼此。但假如仅此而已,也没有什么成功不成功的。也并不存在他们的爱情成功不成功的必然。然而,重要的是,他们的性格特点决定了,他们并不是以爱他人为自己的追求,而是始终以爱自己为根本特征。换句话说,他们的性格特点是无限独立的。这一点在以异性相吸为准则的爱情游戏规则上就站不住脚。因而,注定二人的爱情关系不能相向而行的,只有相背而行的结果。

其次,他们二人的爱情背负了过多的家庭变数。因而没有更大比例的成功因素。

比如从林家来说,由于母亲不在了,自己家世也并非十分出众,所以养成了她一种阴弱孱弱,内敛自抑的性格。虽然在贾府能得到贾母、舅母等一干人等的喜欢,但是她的表嫂王熙凤却是语里有话的,这林黛玉也感受到了来自表嫂王熙凤的威胁。只是碍于贾母的权威,王熙凤也不得不对自己这孤零零的表妹的好感而已。

再从贾宝玉的角度来讲,由于这宝贝疙瘩自小生活优裕,娇生惯养,而且加上他又一味反叛忤逆,虽然家族里父亲也是严加管教,只是由于祖母溺爱,造成了教育方式上的矛盾,其实也是给了贾宝玉一个可乘之机,他得以消遥自在地生活与玩乐。然而,毕竟贾宝玉也是贾府家的嫡亲后代,照当时的法理,是有承继之意的,加上宝玉还算聪明特达,因此,贾家上下无不希望他有个什么功名利禄。对宝玉也是深怀厚望的。从这个角度讲,虽然 王夫人也对宝玉不怎么看好,而实际上,也是隐隐约约在对宝玉进行着这样那样的教化。由于有这样的期待,在给宝玉娶妻生子这件事情上也无不是有所考虑的。或许这也就是后来宝玉与黛玉爱情不成的一个暗扣吧。

其三,他们二人的爱情故事是作者的艺术表现的一个筹码。缺少这样的安排,就失去了整小说的艺术价值。换句话说,整个小说的诸多因素,如果从某种角度上讲其实都是从林黛玉的角度写的。正是因为林黛玉和贾宝玉,小说才显得更加生动活泼。

如果一部小说,其中的故事只是单线条的记录而根本没有任何起伏变化,显然这样的小说就少了许多曲折的变化。在其生动性上就差了。而越是好的小说,其情节的波澜壮阔总是十分显着的,而其故事的结局也往往出人意料。或许这正是读者们一直以来比较喜欢的一种阅读套路。

从本课中,我们看到,两个小年轻人,从一开始的彼此好感,生出许多情愫来,这正是传统爱情故事的经典之作。但是随着故事的展开,直到故事结局,他们的爱情却突然之间一上弯,让人无所适从。这样的故事结局虽然出人意外,却也符合优秀小说的套路。

而最值得我们欣赏的却是,在本课之中,两个小年轻人之间的那种心心相应,给读者无限的思索,而这样的描写不知打动了多少读者的阅读兴趣。

如果我们用一个图来表示,则林黛玉与贾宝玉之音质爱情关系如下:

图片地址:http://pic.yupoo.com/jackboo/BoHUczpx/medish.jpg

或:http://1822.img.pp.sohu.com.cn/images/2011/9/26/18/10/u19117802_1336252de41g214.gif

[No valid img specified]http://pic.yupoo.com/jackboo/BoHUczpx/medish.jpg[/IMG]

这样的情节设计,不让人佩服都是很困难的。

如何看待小说的语言技巧?

《红楼梦》的语言艺术是不容怀疑的,我们在学习这篇课文之时也能有所体会。其语言的特点可以体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小说的语言特别体现出人物性格的个性特色。比如王熙凤的个性特色与林黛玉的个性特色,以及贾宝玉的个性特色,乃至每一个人的个性特色。这种特色,如果不是对人物的精神品质等方面有着较为深刻的理解,同时又具有文学家的表现水平,要写好这弱的人物是很难的。

其二小说的语言所具有的文化色彩也很高。

不要以为文学作品就一定具有较高的文化色彩。这里的文化色彩也不是装就能装出来的。我们讲的文化色彩一定是在作品中很自然地流露出来的对于既有历史典故、历史精神,历史技法的综合的继承。这种文字与文化的相融绝不是拼装出来,而是一种自然的流露。

从本课中,我们看到作者对经典文字的运用,对经典文学意象的运用等方面都十分在行,表现出相当这几年来水平。比如文中诗词歌赋的运用,比如文中各种修辞手法的运用,比较文字的叙述技巧的流利自如等等,都具有相当这几年来艺术水平。而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的范本。

《林黛玉进贾府的》教学指要:

《林黛玉进贾府》中环境描写的作用,陆岩,常州市刘国钧职教中心,《职业技术教育》, 1998年 04期:

那么,课文《林黛玉进贾府》中的环境描写,究竟具有哪些作用呢 ?

1 ?为人物活动,情节展开提供场景。这是一个常规的认识,在小说中,情节、人物、环境本来就是三位一体,密不可分的。在本课中,贾府的环境是通过林黛玉眼睛展示出来的,随着林黛玉一路行来而一路写来。小说以后人物的活动和故事情节发展,也离不开这些环境。

2 ?展示日常生活情景,显示贵族生活的豪华奢侈。府第的豪华壮丽、庭院的轩峻,各种排场、礼节的讲究,展示出当时一流贵族世家的日常生活图景。东耳房王夫人住处的坐具、卧具和各种摆设不同寻常,奶奶、少爷、小姐们在众人簇拥下的出场、就餐时的排场和仪式、就寝时需用物品和陪伴人等的讲究,充分显示贵族生活的豪华奢侈。甚至仆妇、丫鬟、小厮们的穿着打扮、行为举止的描写也从侧面反映出贾府的不同凡响。

3 ?地位身份的象征,人物关系的显现。贾府大门、“荣禧堂”和整个府第的庞大、豪华以及“敕造”、“书赐”和“东安郡王手书”等等字样,充分显示出贾府在社会上尊贵、显赫的地位,与朝廷、皇亲权贵之间的密切关系。贾母住处庭院深深、轩峻壮丽,显示她在府中至高无上的地位。贾赦小院远离中心,贾政住处却紧靠“荣禧堂”,也可看出贾母亲幼疏长,兄弟俩在荣府中实际地位的高低,贾政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王熙凤住处就在“荣禧堂”之后,与贾母院、贾政王夫人住处都很靠近,符合她荣府管家的地位,也显示她左右逢源的关系。

4 ?人物个性品格和生活情趣的写照。在贾母处,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说明这位老祖宗地位尊贵,又不管事,于是一味找乐的情趣。贾政的小正房内,摆放着半旧家具陈设、书籍茶具等显示他刻板、保守却又迂腐、假正经的个性品格。贾赦小院中,树木山石随处可见,还有一群盛妆丽人出入其间,此公在小说中一出场,不是抢夺人家古董、假山石,就是逼漂亮丫鬟作小老婆,作恶多端,说明所谓“世袭一等将军”无非玩物、好色之徒而已。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