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进贾府》的社会环境探析

汤玫英,《语文知识》, 2002年 02期 ,郑州教育学院中文系:

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形成社会环境,它是小说人物所处的典型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林黛玉别父离家,走进贾府,就进入了一个特写的环境。她在贾府所过的“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的日子,与贾府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课文《林黛玉进贾府》比较充分地展示了贾府社会环境的几个侧面。

一、等级森严

这是对贾府人际关系的总的概括。贾府是整个封建社会的缩影,封建等级制度在这里有着非常突出的表现。无论是不同阶级之间还是同一阶级内部,都有着森严的等级界限。

阶级等级的森严,存在于主子和奴仆之间。他们之间在地位上有高低之分,在分工上有贵贱之别。主子是被服侍的对象,奴仆的工作就是服侍主子。去码头接黛玉的是轿夫和“婆子们”;把黛玉抬至垂花门的是“众小厮”;黛玉和大家归了坐,“丫簇们斟上茶来”;簇拥迎春三姊妹出场的是“三个奶塘握并五六个丫鬓”。

阶层等级的森严,既存在于主子之间,也存在于奴仆之间。同样是主子,也有不同的等级。贾母是最高的统治者,连“凤辣子”这样的铁腕人物也要讨好她“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她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 !” 王夫人问“月钱放过了不曾”时,显示出她的贾府“内阁总理“即名义上的管家婆的身份;王熙凤说““厂头婆子们不好了,只管告诉我”时,也摆足了贾府“实权派”人物的派头。黛玉和迎春三姐妹的地位也不一样。后面薛姨妈来的时候带的那盒宫花,只有等大家挑过之后才会轮到她。

同是奴仆,也分三六九等。课文开头写道:“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仆妇既然有“三等”,就必然有“一等”“二等”。像接林黛玉这种吃苦受累的活儿只能由三等仆妇来干。接林黛玉的轿子进了西边角门后,由三四个“衣帽周全”的小厮换下了轿夫,可见,轿夫是不能进入内宅的。事实上,这些小厮到 .‘垂花门”前也退了出去。这说明在贾府不同的奴仆有不同的活动范围,不允许逾越一步。再请看 <红楼梦》第二十回的例子:有一次,小丫头小红在外边扫地,宝玉要喝茶,正好袭人这些大丫头们都不在,小红就给宝玉倒了碗茶,结果被秋纹、碧痕臭骂了一顿。在贾府,扫地是粗使丫头干的活儿,而倒茶是贴身丫头干的活儿,不能越级。

二、关系复杂

这是对贾府统治阶级内部人际关系的概括。如果把林黛玉这一辈称为子辈,把贾政这一辈称为父辈,把贾母称为祖辈,那么,细加分析,祖辈、父辈、子辈二代人之间的关系非常耐人寻味。

荣禧堂是贾府的中心建筑,一如故宫的泰和殿,是贾府的“正经内室”,而它的主人是老二贾政,却不是老大贾赦。显然贾政的地位高于贾赦。个中原因正好显示出贾府上上下下的复杂关系。

从祖辈来看,课文并没有明写贾母对二人的态度。但由谁来住荣禧堂是一个原则性问题,不能有丝毫含糊。贾母如果喜欢贾赦的话,绝对不会剥夺他身为长子应得的入住荣禧堂的权利。《红楼梦》后面的情节也证实了这一点。有一次全家聚会喝酒时,贾赦讲了一个故事:一 家老太太心口疼,大夫说拿针灸针一针就好了。贾母说:“这怎么能行呢,那不把人针死了吗,‘’贾赦说:“针不死的,天下母亲的心都是偏的,怎么会针死呢,”这分明是绕着弯子指责贾母偏心。可见,贾母比较喜欢贾政,不喜欢贾赦。

从父辈来看,无论是他们自身还是他们的夫人,贾政都胜过贾赦。贾赦的院子里有很多“盛妆丽服”的姬妾丫头,显得有点为老不尊?中国古语说:“老而无德是为贼”。他的行为有悖于封建道德观念。贾政日常起居所用的东西大部分是半旧的?“半旧的”引枕,

“半旧的”坐褥,“半旧的”椅袱等,给人感觉生活比较朴素。另外,黛玉去拜见他时,他“斋戒”去了。这也说明贾政的行为比较符合封建社会的行为规范。贾政的妻子 王夫人的娘家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六曦一霸,有钱有势;而贾赦的妻子 邢夫人的娘家书不见经传,显然无法与 王夫人相提并论。

从子辈来看:贾赦的儿子贾链是一个花花公子,撑不起门面。他的妻子王熙凤倒是挺能干,可她是 王夫人的亲侄女,处处向着姑妈。而贾政的儿子宝玉是贾母的命根子,被视为掌上明珠。更重要的是宝玉的大姐元春贵为皇妃,是贾府光耀门媚的人物。

贾母的态度实际上体现了祖辈和父辈的关系;贾赦和贾政之间是兄弟之间的关系; 邢夫人 和王夫人之间体现了抽埋之间的关系;贾母子孙众多,可她喜欢的只有贾宝玉和王熙凤两个人,这说明祖孙之间的关系也有远有近。贾府上下的关系如此盘根错节,可见其复杂程度。

三、亲疏各异

这是指贾府对外的人际关系,在林黛玉进贾府的过程由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态度平淡。这是贾府对黛玉的总体态度。林黛玉被轿子从西边角门抬进了贾府,却没有走贾府的正大门。这主要不是因为走西角门直接进去见贾母比较方便,也不是因为林黛玉是晚辈。后面同是晚辈的元妃省亲时,不但大门洞开,而且专门为她修建了一座大观园。可见,走正门还是走角门是由人的地位来决定的。林家虽然也是书香门第,但比起贾府来,地位就显得有点低了。贾府让林黛玉从角门进,显示了对她的平淡态度。

外热内冷。王熙凤见到林黛玉后,进行了连珠炮似的问话:‘ .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这些问话表现出她是一个急性子。她的问话只不过是走过场,其实并不想让林黛玉回答,主要是表示对黛玉的关 I};,做样子给贾母 和王夫人看。这充分显示了她的虚伪,热情的外表掩饰不住冷淡的内心。

态度冷淡。林黛玉见过贾母之后,又去拜见她的两个舅舅贾政和贾赦,都没有见到。贾赦推说身体不好,不愿见;贾政则是不在家?斋戒去了。假如元妃回来省亲,贾政能去斋戒吗,贾赦也不可能说:“连日来身上不好,咱们明儿再见吧。”这说明林黛玉在他们心中没有什么地位,他们对林黛玉的冷淡态度可见一斑。

态度热情。对林黛玉最热情的是贾宝玉。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面善。宝玉一见面就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二是赠字。他听说林妹妹没有表字,就说:’‘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 I’二字极妙。”三是摔玉。知道了林妹妹也没有玉之后,就把自己的玉狠命一摔。这一举动是宝玉对黛玉态度热情到极点的表现。

以上就是作者精心描摹的贾府的社会环境。小说的人物就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生存发展,小说的情节就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开阖起伏。理解了贾府的社会环境,就能更好地理解黛玉、宝玉等人物的性格,更好理解课文,进而更好地理解《红楼梦》这本名著。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