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里,翼城县王庄乡的一个小村庄,并不大众化的村名宣示着它的非比寻常。
“弃里,后稷故里。”在11月2日的《弃里村志》发行座谈会上,这句话被座中弃里人和文史专家屡屡提及。原来,后稷——这位华夏民族农耕文明的开创者,姬姓,名弃。历代《翼城县志·村落》载:“弃里村,在邑北二十五里,盖后稷生处。其母初见后稷而弃之,故名。俗讹为契里,误矣。又《稷山志》以稷墓在彼,遂以为稷山。人不知彼为葬处,非生处也。”“弃”的传说
探究后稷为何名为“弃”,需要从他的母亲姜嫄说起。
相传姜嫄是五帝之一帝喾的元妃,现今翼城县南唐乡原村人,正如《翼城县志》所载:“原村,帝喾元妃姜嫄生处。”
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之《大雅·生民》中,曾详细记载了她感孕生后稷的故事:
“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
诞弥厥月,先生如达。不坼(chè)不副(pì),无菑(zāi)无害。以赫厥灵。上帝不宁,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诞寘(zhì)之隘巷,牛羊腓(féi)字之。诞寘之平林,会伐平林。诞寘之寒冰,鸟覆翼之。鸟乃去矣,后稷呱(gū)矣。实覃(tán)实訏(xū),厥声载路。”
把这段生涩的文字翻译成白话文,大意是:最初的周人是由姜嫄所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那是祈求上帝的结果。因为姜嫄长时间没有孩子,就去祈求上帝的赐予,当她踩到上帝那只大脚印的拇指上时,竟然有了明显的快慰。就在祭祀的间歇,感觉有了身孕而心存戒备。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那就是后稷。
没有难产时的崩裂和切刨,没有经常出现的那些灾难。这样就显示了他的英明,那是有上帝为他保求康宁。祭祀求子的功德好大啊!果然生了一个儿子。
将他放置到狭隘的巷子里,过往的牛羊庇护他、乳养他。将他放置到广阔的树林里,正好遇到伐木的人而收留他。将他放置到寒冰上,却有鸟儿张开翅膀覆盖他。鸟儿飞去了以后,后稷呱呱地开始啼哭。后稷很快长大了,他的声音大得惊人。
对此,《史记·周本纪》也有类似的记载: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嫄。姜嫄为帝喾元妃。姜嫄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适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嫄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
……
如同古代的许多神话传说,上述充满玄幻色彩的文字描摹了这位上古人物的“授命于天”,表达的是农耕社会里先民们的敬仰,并非全无研究价值。事实上,弃里村作为后稷的出生地,可以用村中连同周边村庄遗留的许多遗迹来佐证。
巨人迹,位于今王庄乡郑庄村北的丹子山。丹子山,也叫丹山,山顶建有丹朱庙。丹山旁边一石上有巨人足迹,一尺多长,深约二三寸,相传即为姜嫄所踩踏而后怀孕生后稷的巨石。
弃里村有两个小自然村,一是村子东北的上庄,俗称弃里庄;一是村子西南的南沟塄,从紧靠二峰山的上庄至南沟塄的垣面叫天子岭,土语叫天岭盖。后稷并非“天子”,缘何叫天子岭?《弃里村志》的编纂者认为,“其实,这里的天子并非后世所言的帝王,而是‘天帝之子’……是其母‘感生’,即无父而生的,是‘天赐俊才’”。
大庙前的冰池与“月亮影壁”,承载着后稷三弃的故事。
日前,记者随同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弃里村志》副主编兼编审翟铭泰来到弃里村西北的大庙。未进庙,先见庙前一个大泊池,翟铭泰介绍其名为“寒冰池”。据传,当年后稷出生时正值隆冬,池子里的水连底部冻合在一起。因后稷出生后是个肉蛋,母亲以为不祥,将其先后抛弃到隘巷和山林里,结果都大难不死,便又将之抛弃到冰池想冻死他,但仍然有飞禽保护。故而,这是后稷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遭抛弃的地方。如今,泊池北边有一影壁,与大庙门相对。影壁中间有一砖砌圆孔,今人称之为月亮影壁。据说当年姜嫄将后稷抛弃在这里也不忍心,她从南沟塄来到池子边,池子边有一小房屋,她对帝喾的妃子简狄说,“我在这个小房子里透过窗户能看见孩子,如果一个时辰不被冻死,就会抚养他。”果然,许多鸟儿展翅护着后稷。这个影壁就是当年能让姜嫄娘娘从后稷宫里走出来透过影壁看到冰池,后人按照古人的遗存而重新建造的。
“农神”后稷
步入大庙,虽然历史风尘和岁月洗礼使得这里的建筑大多倾颓,但仍可从斑驳的匾额、碑文中辨别出它的过往。据翟铭泰介绍,其创建于康熙年间,为二进院布局。前院中轴线上原有戏台、献殿、正殿,两侧由南向北依次建有庙门、廊房和配殿。后院正北建有1米多高3米多宽的大月台,月台后建有三间娘娘大殿。娘娘殿的西侧是后稷宫,至今供奉着仓谷爷即“千古农师”后稷。但见稷王神像粉红脸、黑胡须,头戴皇冠帽,手握笏板,坐着一顶大轿子。几案前可见香灰和祭品。据同行的村民介绍,这里香火一直旺盛。
史载,后稷为帝喾长子、周晋始祖,自幼喜稼穑,年长后被帝尧举为农师。除了前述《大雅·生民》的第四、五、六章介绍后稷的农业夙缘外,《史记·周本纪》记载称:弃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谷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谷。”封弃于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之兴,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
这段话的大意是:弃在儿童时就有伟人的志向。游戏时,他喜欢种植树麻、菽,麻、菽美。长大成人后,他喜好耕田种谷,根据土质不同种植适宜的庄稼,适宜种植谷物的土地,就在那里种植和收获谷物,民众都按照他的做法去做。帝尧后到这事后,认为让弃担任农师的官职,会使天下民众都得到好处,这是有利于天下的好事。于是帝舜说:“弃,黎民在挨饿,你担任农师,教天下黎民按时播种各种谷物吧。”帝舜将邰的地方封给了弃。弃号为后稷,又姓姬氏。
稷为谷神,连同社——土地神,成为数千年来以农为本的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原始崇拜,“社稷”此后演变成了国家的象征,代表着政权根本。而身为农神或曰谷神的后稷,其地位和尊崇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后稷有着高贵的血统,他的高祖是黄帝,曾祖是少昊,祖父是蟜(jiǎo)极,父亲是帝喾,母亲是帝喾的元妃姜嫄。后稷还有三位庶母,分别是简狄、庆都、常仪。简狄所生的契,是后稷的大弟弟,商朝的先祖;二弟是挚,常仪所生,在位9年,被废。三弟是尧,庆都所生。尧,即帝尧,也称唐尧,受封于唐,称唐信,即今翼城上古为“唐”的核心地带,故称“唐”(也有一说,帝喾生有五子,长曰鸷(挚),次曰弃,三曰契,四曰尧,五曰台玺)。
相传,后稷死后,传数代至不窋(zhú,竹)继位。不窋晚年,夏后氏政治衰败,废弃农师,不再务农,不窋因为失了官职就流浪到戎狄地区。传至古公亶父(dǎn fǔ),重修后稷、公刘的大业,带领家众离开邠(bīn)地,到陕西一带岐山脚下居住,营造城郭。古公的长子名叫太伯,次子叫虞仲,三子叫季历。长子太伯、次子虞仲兄弟二人一起逃到了南方荆、蛮之地,把王位让给了季历。季历的儿子姬昌继位,建立周朝,是为周文王。故而,后稷是周朝的始祖。
农耕遗风
弃里——一个四面沟壑、山水环绕的小村庄,因“农神”后稷出生地得名,不是无稽之谈,更非空穴来风。
时至今日,弃里人仍沿袭着古已有之的祭祀后稷大庙的传统,以及正月献“仓谷”、“惊蛰”祭“稷神”的习俗。
相传,后稷生于正月二十。在弃里一带,乡亲们把后稷称为仓谷爷爷,会在这一天专门制作一种叫“卷卷”的吃食,形似装粮食的口袋,寓意着连年有余。弃里村正月二十摊卷卷、添仓、献仓爷爷的风俗,便由此波及晋南各地。民以食为天,食以农为本,供奉后稷便是民众渴望五谷丰登的企盼。
据弃里村人介绍,村里每年惊蛰节都要在大庙前举行黑牛犁地仪式,标志着春耕开始,还流传着“过了惊蛰节,春耕不能歇”“春雷响,万物长”的农谚。
为了弘扬后稷农耕文化、发展乡村旅游,扎实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翼城县王庄乡依托弃里后稷农耕文化这一品牌,以弃里“闹惊蛰”这一传统习俗为载体,致力打造“后稷故里,核桃之乡”,促进全乡文化旅游产业全面发展。今年3月3日至3月7日,首届王庄乡“弃里闹惊蛰”暨后稷农耕文化旅游节隆重举行。尤其是3月5日,即农历丁酉年二月初八,时逢惊蛰,有媒体人用文字记录下了当时后稷祭祀大典的盛况:“黑牛主人驾牛入地,致开犁词后,鸣炮奏乐。村支部书记吉振东掌犁,村委会主任董双林牵牛,村民点籽,黑牛开出春耕第一犁,标志着春耕开始……”
记载历史,留住乡愁。翻开新近编印出版的《弃里村志》,“后稷文化”被单列专章进行论述。正如村党支部书记吉振东在序言中所说,“后稷已成为弃里村的文化符号,成为对外宣传的一张品牌。”对于弃里人而言,用修志这种方式既致敬这位为万民开粒食之源的“千古农师”,也在用这种方式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文化自信。
来源:临汾日报11月15日6版
作者:孙宗林 文/图 ​​​​​

本网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部分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谢绝转载。如该图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admin@jackboo.cn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