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五首·其三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标签: 哲理其他数字
译文 注释
我送给你一种解决疑问的办法,这个办法不需龟甲,蓍草茎来占卜吉凶。
检验玉真假还需要烧满三天,辨别木材还要等七年以后。
周公害怕流言蜚语的日子,王莽篡位之前毕恭毕敬。
假使这人当初就死去了,一生的真假又有谁知道呢?
赏析
这是一首富有理趣的好。它以极通俗的语言说出了一个道理:对人、对事要得到全面的认识,都要经过时间的考验,从整个历史去衡量、去判断,而不能只根据一时一事的现象下结论,否则就会把周公当成篡权者,把王莽当成谦恭的君子了。诗人表示像他自己以及友人元稹这样受诬陷的人,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因而应当多加保重,等待“试玉”、“辨材”期满,自然会澄清事实,辨明事伪。这是用诗的形式对他自身遭遇进行的总结。
在表现手法上,虽以议论为主,但行文却极为曲折,富有情味。“赠君一法决狐疑”,诗一开头就说要告诉人一个决狐疑的方法,而且很郑重,用了一个“赠… 古诗文网>>

“铁脖子”御史张星法

张星法(1655-1701),字肃昭,号雁眉,武强县大王庄人。“少卓荦,负大志,疏眉(稀疏的眉毛)广颡(宽广的额头)”。自幼聪颖好学,博览强识。“九岁能文(写诗),弱冠补博士弟子员”,康熙乙卯科(康熙十四年,1675年)举人。初任行人司行人(宣读圣旨的官员),康熙御试一等第二名,后下特旨授监察御史。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敕封“文林郎”。

抬棺三劾钱珏,连降两级遭贬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做了两年巡抚的钱珏已是权高位尊,贪渎之心与日俱增。秉性耿直的张星法却不畏权贵,将初步掌握的其贪赃枉法的证据,遂奏明圣上。康熙阅毕,则以证据不足为由,未准立案侦查,毕竟是自己的肱骨之臣。而钱珏不仅不思悔改,却更加飞扬跋扈起来。

一日,钱珏过生日,满朝文武大臣前去拜贺,张星法也一同前往。寿祝毕,钱珏带着几分醉气,耀武扬威地对张星法说:“你看这么多文武百官来给我拜寿,可见我树大根深啊!”张星法当众说:“你树大我要晃上三晃,根深也要摇上三摇。”钱珏说:“你这么个小芝麻官,能奈之我何?”

回朝后,张星法经过一番明察暗访,又进一步掌握了钱珏的贪赃枉法的证据,又奏第二本,但康熙却认为钱珏政绩卓著,不会腐化堕落至此,仍未准。

康熙二十九年,张星法又递第三本,仍就劾钱珏贪黩。若再整不出个甲乙卯寅来,张星法就有诬陷大清要员之嫌,难免有杀头之罪。而他却视死如归,上朝时抬着棺材放在午门外,冒死上奏第三本。康熙见状,不禁暗自钦佩张星法的刚正不阿,叹曰:“真是一个铁脖子御史。”

铁证如山,难以推倒。紧要关头,案情却急转直下。为人狡诈的钱珏则当庭辩称:左都御史(都察院“一把手”,相当今中纪委书记、监察部长)郭琇曾给我写过一封书信,举荐即墨县知县高某,没有办理,就让御史张星法来诬告。

事后,钱珏与郭琇、张星法就打起了官司,按察使司(今最高法院)裁定:张星法劾奏不实,郭琇确实给钱珏写过举荐书信,钱珏也确实大公无私,没有办理。康熙下旨:郭琇降五级,贬为江苏省吴江县知县(今县长),后辞官;张星法降二级外用,两年后辞官还乡。

不愧苍天不负民,钱珏终被绳之以法

康熙三十年(1691)四月三日,吏部主事朱敦厚贪污案结案。先是,革职县丞谭明命叩阍,指控朱敦厚任山东潍县知县时,擅自私派贪污赃银四万余两。前任山东巡抚钱珏经审俱实。但因朱敦厚与原任刑部尚书徐乾学有私交,遂请托徐乾学致函钱珏。此后,钱珏徇情舞弊,命布政使卫既齐销案。谭明命不服。又命山东巡抚佛伦勘审得实。是日,吏部会同三法司议覆奏:将朱敦厚处绞;今升顺天府尹之卫既齐,照徇庇例,降三级调用;徐乾学、钱珏并应革职;谭明命系大计时被参贪官,仍不叙用。康熙帝降旨:卫既齐免调用,余议皆准。

死后无钱安葬的清官牟子才

牟子才是一位心忧天下的文人名士,死后甚至无钱下葬。
 
牟子才(?~公元1265年),字存叟,井研人。他自幼素有大志,喜欢读书。一次随父亲到利路转运判官陈咸家做客,陈咸家摆起歌舞大宴,而牟子才却闭户读书,好像没有这回事,陈咸异之。后来他四处求学于魏了翁、朱熹门人李方子等。因为刻苦,嘉定十六年(1223年)牟子才中了进士。
 
 
心忧天下:壮怀激烈
 
 
本来,牟子才的前途一片光明,但是为人正直的他刚刚踏入仕途,因对策触怒奸相史弥远,调嘉定府洪雅县尉,后来只能担任监成都府榷茶司卖引所、改辟总领四川财赋所干办公事等一些低级官职。不久,朝廷又诏他的同乡李心传在成都修《四朝会要》,辟牟子才兼检阅文字。
 
这时元军压境,军情紧急。四川制置司遣他到文州去检查所部的王宣军饷,路上遇到王宣,说:“大敌即将压境,我已退了,您不必前往。”牟子才不同意,到了前线完成任务才回去。幸运的是,他刚刚出文州境,文州就陷落了。不久成都已破,于是他带着全家东下临安。这时李心传正修《中兴四朝国史》,请他帮助,擢史馆检阅。
 
一天他入对宋理宗,忧国忧民的他一上来,就如实汇报一些大臣不公、不和六事,次坦言备边的三策。理宗平时不曾听得这些实话,听得很仔细,将要下殿,又召他回去问话。第二日,理宗对宰相说:“人才如此,可峻擢之。”左丞相李宗勉拟他任秘书郎,谁知右丞相史嵩之怨牟子才言及自己,突然说:“姑迁校勘。”让他继续坐冷板凳。不久李宗勉去世,史嵩之独相,牟子才亟请出京外任职,于是通判吉州、转通判衢州,仍然不受重用。一次日食,下诏求直言,他上封事一万言,极陈时政得失,且乞早定立太子。
 
鄞县(今浙江宁波)人郑清之再次任相,牟子才两上封事,言当今有宋徽、钦二帝时亡国的十证,又请为济王立后,以回天怒。不久,因他不满已经罢相的史嵩之四处活动谋求复相,屡次辞职,主管崇道观。郑清之卒后,左丞相谢方叔、右丞相吴潜接二连三通知牟子才以皇帝思念之意,这才回京,兼崇政殿说书。他可以随事奏陈,举朝诵他的奏疏,皆曰:“有德之言也。”
 
御史萧泰来劾名臣高斯得、徐霖,自己却多有不法,宋理宗宝祐元年(1253年)八月甲寅,因任起居舍人的牟子才羞与奸险污秽的萧泰来为伍,上疏说了萧泰来奸险污秽的事实,使其无话可说,被迫出知隆兴府。
 
牟子才有战略眼光。他熟知四川地形,曾经说:“蜀当以嘉、渝、夔三城为要。”又说:“嘉定为镇西之根本”,一再提醒南宋朝廷一定要重视嘉定府的防御。这果然被后来惨烈的长达数十年的嘉定府保卫战所证实。而嘉定一丢,四川沿江也就丢了。
 
 
廉洁惜民:四壁萧然
 
 
牟子才是个清官的楷模。
 
有个吴知古是女道士,因而得幸,侄儿吴子聪得以鸡犬升天知閤门事。牟子才举报他势焰熏灼,以官爵为市,搢绅之无耻者辐凑其门,公论对他切齿,不可用。这时对方故意使用拖延之计,让吴子聪已经上任,牟子才却据理力争,迫使吴子聪降职改知澧州。他自己也以集英殿修撰知太平州,以前是例兼提领江、淮茶盐,这本来是个肥缺,但牟子才以不谙财恳免。
 
牟子才爱惜百姓。信州守臣徐谓礼为土地分界,行动苛急,又以脊杖催科,导致饥民啸聚为乱。牟子才请立罢分界,谪徐谓礼,以平息民愤。后来,浙东、福建九郡同日大水,他心怀百姓,又劝皇帝遣使访问水灾、出内帑振之。
 
宝祐二年(1254年)九月,明堂礼成,理宗将幸西太乙宫款谢,说是为国祈祥,实是欲游西湖的借口,牟子才二次上疏谏止。
 
次年正月庚申,因上元节夜里张灯侈靡,而且扰民,牟子才借震霆大作上疏请停,帝纳其言,减轻了老百姓的负担。这样的事情很多。
 
 
 
当初,牟子才在太平建李白祠,对宦官董宋臣等为祸愤愤不平,写了一篇批评唐代的宦官高力士的《记》借古讽今,董宋臣得知大怒,在皇帝面前诬劾牟子才在地方任职时贪污。理宗将信将疑,密问安吉的守臣吴子明,吴子明回奏说:“臣曾经到过子才家,四壁萧然,人咸知其清贫,陛下毋信谗言。”理宗问大家,众人都不敢得罪宦官,都不发言,有个侍臣戴庆炣委婉地说:“臣记得牟子才曾经迫使吴子明之兄吴子聪降职。”意即关系不好的人也是对牟子才称赞有加。理宗恍然大悟,说:“然。”《宋史》因此评论道:“盖公论所在,虽仇雠不可废也。”未几,狼狈为奸的丁大全败,董宋臣斥。
 
牟子才也喜欢提携后进,在吉州时,文天祥以童子晋见,牟子才即期许文天祥以远大之志。人以群分,他所推荐的人才如李芾、赵卯发、刘黻、家铉翁,后皆为忠义之士,特别是文天祥以《正气歌》闻名于世。
 
牟子才在朝中很有威望,后来继位的宋度宗在东宫时,雅敬于他,言必称“先生”。度宗即位后,授翰林学士、知制诰,力辞不拜,请去不已。进端明殿学士,以资政殿学士致仕,卒。
 
牟子才一生清贫,身后家无余钱,靠卖得赐的金带才得以下葬。《宋史》有传,高度评价道:“牟子才、朱貔孙,直声著于中外。”他的后代,也如同他一样刚正不阿。  (王英  罗家祥)

plone

https://plone.org/download

Plone是免费的、开放源代码的内容管理系统(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CMS)。Plone着重于适合各种组织使用。它带有一个工作流引擎、预先配置的安全和角色系统、一组内容类型和多语言支持。有来自全世界的众多开发者、作者和测试者每天为Plone做各种贡献。Plone是基于内容管理框架的。(Content Management Framework)。